西方文学

碧阑杆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韩偓《已凉》翻译赏析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11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已凉韩偓碧阑杆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 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 【注释】猩色:猩红色。 龙须:灯芯草。 ⑴绣帘:一作翠帘。 ⑵猩血:一作猩色,猩红色。

碧阑杆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韩偓《已凉》翻译赏析

已凉韩偓碧阑杆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

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

【注释】猩色:猩红色。

龙须:灯芯草。 ⑴绣帘:一作翠帘。 ⑵猩血:一作猩色,猩红色。

屏风:一种用来遮挡和做隔断的东西。

画折枝:一作画柘枝,指图绘花卉草木。

⑶龙须:属灯心草科,茎可织席。

这里指草席。 【翻译】翠绿的栏杆外绣帘低垂,猩红的屏风上画着花卉草木。 八尺的龙须席上铺着锦绣被褥,天气已经凉了但还没到寒冷的时候。

【赏析】人铺陈地描写屋内豪华的摆设,点出已凉未寒的特有时令气氛。

主人公始终没有露面,但床上锦褥的暗示和折枝图的烘托,隐约展示了主人公在深闺寂寞之中渴望爱情生活的情怀。

通篇没有一个字涉及情,甚至没有一个字触及人,纯然借助环境景物来点染人的情思,供读者玩味。

全诗情思深远,委婉含蓄,构思颇费心思。 韩偓《香奁集》里有许多反映男女情爱的,这是最为脍炙人口的一篇。

其好处全在于艺术构思精巧,笔意含蓄。 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间华丽精致的卧室。 镜头由室外逐渐移向室内,透过门前的阑干、当门的帘幕、门内的屏风等一道道障碍,聚影在那张铺着龙须草席和织锦被褥的八尺大床上。

房间结构安排所显示出的这种深而曲的层次,分明告诉读者这是一位贵家少妇的金闺绣户。

布局以外,景物吸引读者视线的,是那斑驳陆离、秾艳夺目的色彩。 翠绿的栏槛,猩红的画屏,门帘上的彩绣,被面的锦缎光泽,合组成一派旖旎温馨的气象,不仅增添了卧室的华贵势派,还为主人公的闺情绮思酝酿了合适的氛围。 主人公始终未露面,她在做什么、想什么也不得而知。 但朱漆屏面上雕绘着的折枝图,却不由得使人生发出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无名氏《金缕衣》)的感叹。 面对这幅画图,主人公不可能不有感于自己的逝水流年,而将大好青春同画中鲜花联系起来加以比较、思索,更何况而今又到了一年当中季节转换的时候。

门前帘幕低垂,簟席上增加被褥,表明暑热已退,秋凉刚降。

这样的时刻最容易勾起人们对光阴消逝的感触,在主人公的心灵上又将激起阵阵波澜。

诗篇结尾用重笔点出已凉天气未寒时的时令变化,当然不会出于无意。

配上床席、锦褥的暗示以及折枝图的烘托,主人公在深闺寂寞之中渴望爱情的情怀,也就隐约可见了。 通篇没有一个字涉及情,甚至没有一个字触及人,纯然借助环境景物来渲染人的情思,供读者玩味。 这类命意曲折、用笔委婉的,在唐人诗中还是不多见的。

这首小诗之所以广为传诵,原因或在于此。

无论从题材旨趣,还是从手法、风格上讲,这首小诗都开启了五代两宋闺情词缛丽婉约的先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