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宋史·谢绛传》原文及翻译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谢绛,字希深,其先阳夏人。 祖懿文,为杭州盐官县令,葬富阳,遂为富阳人。 父涛,以文行称,进士起家,为梓州榷盐院判官。 李顺反成都,攻陷州县,涛尝画守御之计。 贼平,以

《宋史·谢绛传》原文及翻译

谢绛,字希深,其先阳夏人。 祖懿文,为杭州盐官县令,葬富阳,遂为富阳人。

父涛,以文行称,进士起家,为梓州榷盐院判官。

李顺反成都,攻陷州县,涛尝画守御之计。

贼平,以功迁观察推官,权知华阳县,累官至太子宾客。

绛以父任试秘书省校书郎,举进士中甲科,授太常寺奉礼郎、知汝阴县。 善议论,喜谈时事,尝论四民失业,累数千言。 天禧中,上疏谓宋当以土德王天下。 时大理寺丞董行父,请用天为统,以金为德。 诏两制议,皆言:用土德,则当越唐上承于隋;用金德,则当越五代绍唐。

而太祖实受终周室,岂可弗遵传继之序?绛、行父议皆黜不用。 杨亿荐绛文章,召试,擢秘阁校理、同判太常礼院。

丁母忧,服除,仁宗即位,迁太常博士。

用郑氏《经》、唐故事议宣祖非受命祖,不宜配享感生帝,请以真宗配之。 翰林学士承旨李维以为不可。 寻出通判常州。

天圣中天下水旱蝗起河决滑州绛上疏仁宗嘉纳之会郭皇后废绛陈《·白华》引申后事以讽辞甚切至徙三司度支判官,再迁兵部员外郎。 上言:迩来用物滋侈,赐予过制,禁中须索,去年计为缗钱四十五万。 自今春至四月,已及二十余万。 比诏裁节费用,而有司移文,但求咸平、景德簿书。 簿书不存,则无所措置。 臣以谓不若推近及远,递考岁用而裁节之,不必咸平、景德为准也。

使契丹,还,请知邓州。

距州百二十里,有美阳堰,引湍水溉公田。

水来远而少,利不及民;滨堰筑新土为防,俗谓之墩者,大小又十数,岁数坏,辄调民增筑。 奸人蓄薪茭,以时其急,往往盗决堰墩,百姓苦之。

绛按召信臣六门堰故迹,距城三里,壅水注钳庐陂,溉田至三万顷。 请复修之,可罢州人岁役,以水与民,未就而卒,年四十六。 (选自《宋史·谢绛传》,有删节)译文:谢绛,字希深,他的祖先是阳夏人。 到他的祖父谢懿文,做杭州盐官县令,葬在富阳,于是后裔成为富阳人。

他的父亲谢涛,以文学、品行著称,从进士起家,做梓州榷盐院判官。

李顺在成都造反,攻陷州县,谢涛曾筹划守御的计策。

叛军被平息后,他因功升观察推官,代理华阳知县,屡次升迁做到太子宾客。

谢绛因父亲的庇荫任秘书省校书郎,参加科举考试中进士甲科,授任太常寺奉礼郎、汝阴知县。

善于议论,喜谈时事,曾上疏论说四民失业的事,累计数千言。 天禧中,上疏说宋朝应当以五行中的土德来统治天下。 当时大理寺丞董行父,请求以天为统,以金作为宋朝的品德象征。

皇上下诏两院讨论,两制院都说:用土德,则我朝应越过唐朝继承隋朝;用金德,则应越过五代继承唐朝。

而太祖实际上是承受后周的政权,怎么可以不遵循传继的顺序呢?谢绛、董行父的建议都被废黜不采用。 杨亿推荐谢绛的文章,谢绛被召去接受考核,随后升任秘阁校理、同判太常礼院。

遇上母亲去世离职,服丧完毕,宋仁宗即位,升他为太常博士。

他根据郑玄注的《礼经》和唐代旧例认为宣祖皇帝不是受命正式做过皇帝的祖先,不适宜与感生帝一起受祭祀,请求用真宗皇帝来配它。 翰林学士承旨李维认为他的建议是错的。

不久他就被调出朝廷,降为常州通判。

天圣年间,全国水灾、旱灾、蝗灾不断发生,黄河在滑州决口,谢绛上疏,宋仁宗赞许并采纳了他的建议。

这时正好郭皇后被废,谢绛陈说《·白华》,引申后的故事来讽谏,言辞非常恳切。 调任三司度支判官,再升兵部员外郎。 上奏说:近来用东西越来越奢侈,赏赐别人的东西超过制度,宫中需要的费用,去年共计是四十五万缗钱。

自今春到四月,则已达到二十余万。 近来下诏裁减节省费用,但官吏传达文书,只是去寻找咸平、景德时期的账簿。 账簿没有保存下来,就不知怎么办。

我以为不如推近及远,逐年考察每年的费用来进行裁减,不一定要以咸平、景德年间的数字做标准。 出使契丹,回朝后,请求任邓州知州。 离州城一百二十里,有个美阳堰,引湍水灌溉官田。

水来得远,水量又小,百姓沾不到利;在堰边筑新土做防堤,俗称为墩,大小墩又有几十个,一年坏多次,每次墩坏总要调百姓筑。

奸人储蓄筑墩用的柴草,为了制造急用柴草的时机,往往偷决河堰堤墩,百姓深受其苦。

谢绛考察出上召信臣所建六门堰的遗迹,在距城三里的地方,曾堵蓄河水注入钳庐陂,灌溉粮田多达三万顷。 谢绛请求重新修复此工程,说它可以免除州内人民每年的徭役,将水给予百姓,但未修成他就去世了,年仅四十六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