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少女心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24
  • 1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沈岑脸色惨白,现在已经不是痛经在折磨她了,而是江牧霆此时此刻略带嘲讽的笑意。 她很想给江牧霆一记白眼,但又怕这样的表情太过亲昵了一些,于是就讷讷开口:“以后再也不跟你一起看恐怖片了……”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少女心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沈岑脸色惨白,现在已经不是痛经在折磨她了,而是江牧霆此时此刻略带嘲讽的笑意。

她很想给江牧霆一记白眼,但又怕这样的表情太过亲昵了一些,于是就讷讷开口:“以后再也不跟你一起看恐怖片了……”她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抬起了江牧霆的胳膊仔细打量:“你刚才没有被我掐疼吧?”“没有。

”江牧霆顺手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还早,是想回家休息?还是再逛逛?”“逛逛!”“生理期还这么精力旺盛的,好像只有你了。 ”江牧霆哂笑,“想去哪里?想好告诉我。 ”沈岑心底愉悦,她就算生理期再累肯定也是愿意跟江牧霆一起逛逛的,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又要等到江牧霆再有空的时候了。

“去学校逛逛吧。 ”“学校?哪个学校?”“政法大学。 ”“啊……你的母校吗?”沈岑双眼立刻变得炯炯有神,“你要带我去?”“你很激动?”江牧霆不知道她这份激动源自于何处,“人人都可以进去。 ”“不是啊。 你带我进去的意义不同呀。

”沈岑一个理工科少女泛滥起了少女心,一发不可收拾。 在遇到江牧霆之前,她觉得数学最有趣,念书的时候年年数学不是满分就是接近满分。 念了计算机专业之后,她觉得代码最有趣,千变万化,趣味十足。 但是遇到江牧霆之后,她觉得还是少女心最有趣,少女心一泛滥,就什么都抛到脑后去了。 江牧霆也不深究她是什么意思,直接开车带她一起去了B市政法大学。

半年前江牧霆被特聘为了政法系的客座教授,偶尔会来讲几堂课。

校园里,沈岑激动地跟在江牧霆的身后,校园里到处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她自认为已经是标准的已婚已孕妇女了,跟这些青春年少的女生们已经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了,但是实际上,她的年纪也并不大。

“江大哥。 ”沈岑仰头看向江牧霆,她上一次这样称呼他是在书房里面,跟他对峙。

当时她真是抱着必死的心态面对他的。

江牧霆低头看他,两个人都没有停下脚步,在校园里随意地逛着。

“你念大学的时候有没有谈恋爱啊?”“有过。 ”沈岑心底闪过了一丝失落,不过想了想,像江牧霆这么优秀,怎么可能会没有女生喜欢呢?谈过恋爱太正常了。 “那当时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亲亲?抱抱?还是举高高?”沈岑的心情明媚。 时值黄昏,太阳在西山落下,染得西边的天空一片火红,夕阳下,是一群年轻的大学生在球场上打球,气氛正好。

江牧霆又忍不住低头看了她一眼:“这些话都是跟晚晚学的?”“没……没有。 ”沈岑讪笑,心底想就是……乔郁晚太容易带坏人了。 “发展到接吻。 ”他倒是诚实。

“为什么没发展到床上?”她认真询问的态度,比以前念书的时候询问老师题目的样子还要较真。 “因为两人都不确定日后会不会结婚,不发生实质性的关系,是对彼此也是对自己负责。

”江牧霆也很认真地回复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笑。

这种问题原本是可以不回答的。

“那你为什么当初喝醉了要跟我睡?”沈岑停下了脚步。

她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问这个问题了。

她铺垫地非常合情合理,让人找不出毛病来。

江牧霆轻笑,她的聪明是不假。 智商有时候发挥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喝醉了。 ”“以你的自制力,我不认为你喝醉了就会胡来。 难道那天晚上随便放一个女人在床上,你也会这么做?”沈岑贱贱地笑了一下,好像势在必得。 “你是想让我说,我当时就喜欢你?”“就?这个字是什么意思?”沈岑笑了一下,眼角都弯了,“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喜欢我?”她一个理科生开始跟他这个文科生玩文字游戏,还玩的不错。

“强词夺理。

”江牧霆虽然不想理会她了,但是嘴角却是噙着笑意。

这让沈岑觉得心情大好。 “不过。 ”江牧霆又补充了一句,“没有跟当时的女友发生什么关系,大概是潜意识里觉得,对不起未来的太太。

”哇,沈岑在心底忍不住赞叹,江牧霆果然是外交官,太太太会说话了!她的少女心再一次炸裂,也是头一次觉得,谈恋爱原来是这么好的感觉。 沈岑心底冒着粉红泡泡,但是开口却是揶揄:“我以前是不相信那些女人被男人甜言蜜语哄一哄就被骗走了的,觉得她们很蠢。 现在听你说这些话,忽然发现会说情话的男人简直太可怕了。 看来我以后需要防范着你一些。 ”沈岑整个人放轻松了之后,口气也变得轻松了不少。 不再像以前一样一板一眼的说话了。

江牧霆也被她逗笑了,想了想之后开口问她:“你在北航,就没有谈恋爱?”“没有。 ”沈岑平淡地回复了一句,她心底想,她怎么可能会谈恋爱?当初因为乔郁晚的缘故认识了江牧霆,她就知道自己肯定就栽在他身上了,不能再有别人了。

“北航男生很多,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人追求我。 大概是我比较宅,不是在机房写代码,就是在宿舍写代码。

不喜欢跟人接触,还是喜欢跟数字打交道,轻松多了。

”沈岑含笑,“我当时才20岁,我心底就在想,如果江牧霆这辈子娶了别人的话,我就一辈子都不嫁人了。

等到我人老珠黄了,我要让你愧疚,因为你我才嫁不出去,一个人过一辈子的。 ”“头一次知道最毒妇人心是什么意思。 ”江牧霆勾了勾薄唇。

“我甚至还跟晚晚策划过抢婚,哦对,还有,晚晚甚至想让我把她在程祁东身上用的那一套在你身上再用一次,还好我拒绝了,你跟程先生根本不是一种类型的性格。 我要是这么对你,你肯定更加烦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