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魔魅校草惹不得》第001章 前奏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4
  • 11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以上三个形容词不是在形容天气,而是在形容此刻坐在一张餐桌上的三个人之间的气氛。 洛锦熙轻轻地把手伸到餐桌下,正准备拯救被蚊子咬得发痒的小腿,却不料手

《魔魅校草惹不得》第001章 前奏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以上三个形容词不是在形容天气,而是在形容此刻坐在一张餐桌上的三个人之间的气氛。   洛锦熙轻轻地把手伸到餐桌下,正准备拯救被蚊子咬得发痒的小腿,却不料手才刚刚碰到小腿,坐在她对面的洛父终于开口说话,这让她不得不将手缩了回来,再坐正身子。   “那个,锦熙啊,新房子住得还习惯么?”洛父扬着一抹很不自在的笑容问道。   “爸,我们早上才刚搬进来,到现在才不过8个小时不到,要说习惯什么的都谈不上吧。

”洛锦熙强忍着小腿一直传来的不适感,难得她这对缺根筋的父母会用这么严肃表情找她座谈,铁定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所以她也很难得的耐心且认真的听着。   “也对哦。

”洛父顿了顿,决定直接切入重点,“其实啊!爸爸跟妈妈刚才接到单位的通知,要出一趟远门,估计不能那么快就回来的。 ”  “哦!这样啊,没事啊,生活我能自理,你们就放心的去吧!”洛锦熙习以为常的回道。

  “不行,房子还没有整修完,家具什么的都还没弄好,而且这次爸爸妈妈可不是出门一、两个星期就能回来的,所以绝对不能让小熙你一个人住。

”洛母一脸严肃的说道。   “因此,爸爸妈妈在刚才通过激烈的讨论后,一致决定,让你转学到住宿式的学校就读,而且手续也在刚才弄好了。 ”洛父紧接着说。

  洛锦熙秀眉微挑,心里万分无语,“既然你们都帮我决定好了,那就直接把你们决定的结果告诉我不就好了,弄得我以为有什么大事件要发生呢。 ”  “老公,我就说嘛,小熙这么懂事,一定会体谅我们的用心良苦的,绝对不会对我们决定好的事有意见的嘛!”洛母见洛锦熙这么无所谓的样子,本来很紧张的心情,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这是以防万一嘛,还好我们家小熙还是很懂事的。

”洛父很满意的点点头。

  洛锦熙微微皱起眉头,瞧见对面二老那奇怪的表现,心里还是有些怀疑,便出声问道,“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清楚的?话说我是转去哪所学校?”  “圣德鲁男子学院。 ”洛母想也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接着就看到洛锦熙的脸瞬间变成黑色的,便立即解释道,“其实一开始我和你爸爸是看上圣德鲁男子学院隔壁的那间圣玛丽女子学院的,可是那学校已经没有空宿舍了,当然我们也问了其他住宿的学校,由于现在是第二学期,所以都没有空宿舍了,这时候你爸爸打听到圣德鲁男子学院正好空了一间宿舍……”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个女孩子啊!”洛锦熙紧握双拳,极力的压制就要爆发的小宇宙。

  “你是我们生的,我们怎么会不知道你是个女孩子呢!”洛父相当激动的说道,但却很明显的没有听出自家闺女话里的含义。   “那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男子学院?”洛锦熙嘴角微微抽动着。

  “知道啊,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就是整个学校都是男学生啊。

”洛母对于自家闺女这个问题表示不解,但还是很配合的回答道。   “既然你们知道你们生的是个女孩子,而那个学校都是男学生,那么你们还让你们的女儿去那里上学!”洛锦熙拍了桌子站起身,只差掀了桌子。   “因为现在只有那间学校还有空宿舍啊!而且爸爸妈妈也打听了,那里的学生都很淳朴,况且已经申请让你一个人住的了,校长也同意了。 ”洛父从口袋里取出了学生证放到洛锦熙的面前,“证件什么的都弄好了。

”言下之意就是,入学手续和住宿手续都弄好了,你就认命吧。   “可……可我还留着头发!”洛锦熙咬着下唇,做着无谓的挣扎,结果立马就把自己的头发给葬送了。

  “这个简单,妈妈我都准备好了。

”洛母迅速将已经准备好的剪发用品摆到了洛锦熙的面前,接着火速来到洛锦熙的身后,报纸一铺,大塑料膜一遮,剪刀一挥,瞬间就将洛锦熙仅剩的期盼完全剪断了。

  “啊!我留了好久的头发!”洛锦熙回神的时候,她那柔顺的及腰的长发此刻大部分都散落在地板上,剩下的那些短得惨不忍睹。

  “老公,你看,女儿剪短发后更加清爽帅气了耶,进男校铁定不会有人认出来的!”洛母无视自家女儿哀痛的表情,自顾自的和洛父说道。

  “恩,像我年轻时候,现在我就放心多了。

”洛父松了口气说道,“女儿一定不会被学校的人揭穿的,哦,对了,小熙啊,你不用担心体检什么的,因为我们已经买通了那间学校的校医。 ”洛父一脸我们做事你放心的说道。

  “我一定不是你们亲生的!”洛锦熙怒了,拍了下桌子后,就泪奔的随手拿起小背包就冲出了房子。   “小熙啊,这点你可以放心,你的DNA和我们的相似度是百分之九十九,绝对是亲生的,这里有证明哟。 ”洛母朝着洛锦熙渐渐远去的身影喊道,却不料这话一落,自家闺女就很没形象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那一刻,洛锦熙在心里无限悲催的说着,我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怎么会有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父母啊!难道我真的是被神遗弃的小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