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调戏历史(七六):古代也有节操好男人,宁可得罪皇帝也不娶二房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10
  • 16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男人好色,这在现代辞典里似乎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譬如有怨女撒泼道,相信这男人的嘴啊,母猪都会上树。 男人的嘴里说些什么,当然诸如一生只爱你一人啦,这都是相当不靠谱。 只待

调戏历史(七六):古代也有节操好男人,宁可得罪皇帝也不娶二房

  男人好色,这在现代辞典里似乎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譬如有怨女撒泼道,相信这男人的嘴啊,母猪都会上树。 男人的嘴里说些什么,当然诸如一生只爱你一人啦,这都是相当不靠谱。

只待时机成熟,男人们恐怕要抖抖肩上的灰尘,高喊我要飞得更高。 于是有人谐谑:现在二胎放开了,何时能放开二房当然,这是玩笑话。   但在古代,婚姻法似乎规定着现代男人梦寐的特权,三妻四妾(严格讲应该是一妻多妾制)。

可就在这样一个宽松的大环境下,却也有人站在大流之外,傲娇地说,俺偏不这样。

譬如,晏婴就是其中一位。

  晏婴这人,我们有必要介绍一下。

这哥们可是历史上相当牛气的人物,史书上有这样的评价:博闻强记,通于古今,国君得以正行,百姓得以亲附。

可即便牛气,却也掩盖不了他天生的一个缺陷:丑。 不过,这哥们的丑倒不全是写在脸上,而是长在脚上。

什么意思就是矮,出奇的矮。

  当然,因为矮丑,晏婴倒也是常遭人嫌弃。 比如我们现代教科书上就有一个出名的桥段,叫做晏子使楚,描写的非常精彩:楚人以晏子短,楚人为小门于大门之侧而延晏子。

你看,楚国人也太不厚道了,因为人家丑,就直接搞人身攻击,挖个狗洞让人钻。

  不过,晏婴这哥们虽然丑,但丑的有节操。

尤其在个人感情生活上。

譬如,《晏子春秋》就有记载这样一则故事:某日,齐景公到晏婴家做客,见他家中糟糠妻又老又丑,于是悄悄拉过老部下的手道,爱卿啦,难为你啦,这老妻还是休了吧,恰寡人有一爱女适龄貌美,不如充你内室  你瞧,齐景公这领导当的,太贴心啦。

一般的下属,受到领导如此无微不至的关怀,定要感激涕零一番。 但我们晏婴,绝非一般人,他给一口回绝了,道,领导啦,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这家中老妻丑是丑了点,习惯啦,换了吧,心里不踏实。 齐景公是个明白人,既然人家有情怀,也就不强求了,牵线的事也就此作罢。

  无独有偶,如晏婴这般有节操的男人,还有。   譬如,东汉时期有位叫宋弘的官员,正是如此。

不过,和晏婴不同,《后汉书》如是描绘宋弘:威容德器,群臣莫及。 无疑,这是个标准美男子的模板。

而且,此君还是一位道德标兵(弘实体远,仁不忘本)。

你说,这样的优质男,谁不喜欢。

  也是赶巧,当时的皇帝光武帝刘秀有位姐姐,叫刘黄(你瞧这名字取的,够黄的),正好刚死了老公。 死了老公,不就守活寡了,可我们的刘黄偏偏不喜寂寞(这晚上还得有人帮自己搓脚暖被窝嘛),央着老弟非给自己介绍了对象。 刘秀并不太想答应,觉得干月老这事,丢范,但也碍不住老姐的软磨硬泡,拿起属下花名单一看,大手一指,就圈定宋弘吧。   可当时的宋弘,已经有了妻室。

这话,恐怕不太好明说。 于是,刘秀寻了机缘,先把老姐喊来,藏于屏风后,在将宋弘CALL到自己的办公室,拉下门帘,半玩笑道:爱卿啦,今个儿朕挺寂寞的,就和你讨论个事吧,人这玩意,也挺有意思,发达了,就飘了,往往就非得换个朋友圈,家里摆着几个臭钱,往往就忙着换老婆啦。

其实嘛,虽然俗点,也对。 人嘛,总不能太亏待自己。

  宋弘是个聪明人,估计此前皇帝忙着给公主相亲的事,他也听到了点风声。 于是正色道:陛下啦,我知道您这是玩笑话。

听人说啦,卑贱时的朋友,是一辈子不相忘的,共患难的老婆,也是决计不可抛弃。

这还能不能好好聊天啦刘秀顿了一下,尴尬笑道:老宋啦,这么多年啦,你还是没有幽默感。

如是寒暄几句,送走了宋弘。 然后幽怨地拉出老姐,道:(刘)黄啦,这事黄啦。

  文:白马晋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