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1003,勾引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2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和花父母钱的同学打牌,王勃是不想赢,只想输的。 张唯一来,他想输钱的愿望只得歇了。 有了张唯的指点,王勃仿佛时来运转,慢慢的也开始胡牌了。 第三把的时候甚至还胡了一把清一色,

1003,勾引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和花父母钱的同学打牌,王勃是不想赢,只想输的。 张唯一来,他想输钱的愿望只得歇了。 有了张唯的指点,王勃仿佛时来运转,慢慢的也开始胡牌了。

第三把的时候甚至还胡了一把清一色,气得魏寿松“后悔不跌”,直喊张唯快回来给他抱膀子。

张唯却不干了,说她是人不是东西,不是某些人想扔就扔,想要就要的。

周围的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 王勃也配合着损魏寿松两句,说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又喊张唯好好的给自己指点,到时候赢了钱他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张唯点头说好!周围再次响起了欢快且善意的笑声。 给王勃抱膀子的张唯就坐在他的旁边,两人的椅子靠得极近,不知不觉,两人膝盖都靠在了一起。

王勃一开始没注意,精力都放在了牌桌上,等端起茶杯喝水的时候,才发现两腿张成八字形的他动作有些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自己的左膝盖伸到了双腿紧闭的张唯那里。

意识到这点后王勃立刻端正坐姿,紧闭双腿,眼角的余光朝左边的女孩看去,见对方表情自然,全神贯注的盯着牌桌,心头便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做贼心虚”,太过敏感了。

不过,像小学生一样正襟危坐的王勃坚持了不到十分钟,他的坐姿就开始变形,闭着的双腿不知不觉的朝两边张,变成了八字形,膝盖再次碰到了张唯穿着牛仔裤的腿上。

这次,王勃很快意识到了不妥,迅速的收腿。

然而,他的腿刚刚一缩,张唯紧闭的双腿便像没了支撑一样的两跟柱子朝他这边偏倒,重新靠在他的腿上。 王勃心头顿时一禀,不知道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

就在这时,张唯用手指了指一筒,示意他打一筒下教。 王勃偏头瞅了张唯一眼,对方目光平静,表情自然,不像注意到桌底下情况的样子。

“一筒。 ”王勃将一筒扔出去,说了声。 “耶,王勃,下教了么?这次是一四七还是二五八呀?”一旁的苏梦瑶笑问,她已经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就是坐在王勃旁边的张唯虽说给王勃抱膀子,但却并不越俎代庖,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只是在下教,或者需要碰、杠的时候,才会小声的出声提醒。

“呵呵,都不是,这次是三六九哈!”王勃呵呵一笑,说了句大实话,却换来苏梦瑶的一记白眼。 “信你才怪!”王勃确信自己多半是做贼心虚,风声鹤唳,太过敏感了,接下来的时候,也不刻意的去避免两人大腿的接触,任其自然而然。

周围观战的人多,两人的椅子又靠得近,王勃又是一个坐没坐相的人,像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的紧闭双腿实在是辛苦,两条腿很快又八字大开。 时间流淌,打到第四圈的时候,涂云良走了进来,直接挤进人群,来到温小寒的身边,一副要给温小寒抱膀子的架势。 王勃一看涂云良的神色,心有不甘中带着跃跃欲试,就知道这家伙没把自己刚才说的听进去,心头不由暗自摇头。 但感情的事,一时半会儿谁又放得下?他上辈子对张莉不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黄河心不死,直到张莉明确的告诉他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他们之间不可能后,他才完全的死心,不是么?“人要失恋,才会成长,涂云良这小子,看来是需要被现实狠狠的打击一下才会懂得放手的。

”看着雄赳赳进来的涂云良,王勃心道。 涂云良进来不久,王勃感觉自己的左边膝盖有些发痒,便将左手伸到桌下去挠,开没开始抓,手背突然接触到一团带着温度的软绵。 王勃一愣,这显然不会是牛仔裤的触感。

他将余光朝旁边的张唯看去,顿时发现原本放在自己小腹处的张唯的两只手右手已然不见,隐没于桌面之下。

王勃心头一下了然,不用猜也知道对方此时的右手,一定是放在了自己的右膝盖上,以至于他用左手抓挠自己膝盖侧的时候会碰到对方的手背。

仿佛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王勃条件反射的一下子缩手,余光继续朝身边的女生瞟去,发现女孩的神情依旧,搁在右膝盖上的右手也没缩回来。

“难道是没注意到?”王勃有点不太相信两人刚才手背贴手背这种程度的接触不会被对方注意到。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王勃伸出左手,又去抓自己的左侧膝盖,旋即,刚才那种温软的触觉再次从手背处传来。 他将左手贴在自己的膝盖侧不动,余光紧紧的盯着身旁的张唯。 在他余光的注视下,张唯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紧张一闪而逝,侧脸,耳根一带的皮肤慢慢的泛出一抹红晕。

然后,王勃感觉和他右手背紧贴的小手轻微颤动了一下,但并没移开,也没让自己的大腿改变位置。

王勃的心脏猛然一跳,仿佛放了面被敲得咚咚响的人皮大鼓。

膝盖处也不痒了。

心头有个强烈的冲动,那就是将那只掩藏在桌子下,谁也看不见的温软小手一把抓住——这想必也是对方的期望,王勃用这种理由说服自己。 然而这种理由显然不够强大,一个更加强大的东西如阴霾一样的覆盖在王勃的心头,那便是道德,重愈千钧的道德的枷锁死死的压迫住他心头冒出来的那种突破禁忌的冲动!王勃缓缓的抽离膝盖上的手掌,感觉自己的手心一直不停的冒汗。

手心移动了五厘米,一直默默不动的女孩的手掌突然动了,翻了个身,变成了手背向内,手心朝外。 这样,两人的手事实上形成了张唯的小手盖在了他手背上的状态。 信号已经如此的明确,他只要将手一翻转,就能跟对方五指相扣,进行两只手能够进行的最亲密的接触。

此时此刻,王勃只感觉自己背心冒汗,嘴角发干,心头打鼓,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犹豫和煎熬。 理智上,他当然感觉这是一种极其危险且不道德的事情,虽然仅仅是握下手。 但此握手非彼握手,具有完全不同于跳舞时相互握手,甚至搂腰的含义。

这是一种不义跟背叛!然而感情上,心头一直又个魔鬼在引诱他,劝解他,告诉他说这不是你的错,从头至尾,你都没主动过半分,都是这女人在勾引你,是她在背叛自己的男友,应该被鞭挞和鄙视的,应该是张唯,不是你!“你也是受害者呀!”感情的声音万分冤枉的说。

理智上,意识到张唯做出背叛魏寿松的事情后,他觉得自己应该鄙视,看不起这女人,与其敬而远之,甚至告诉魏寿松。

正如上辈子得知对方和魏寿松说拜拜,然后跟了一位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的千万富豪后他和寝室众兄弟对张唯毫不留的咒骂和鞭挞一样。 然而,此时此刻,对这个见异思迁,嫌贫爱富,背叛了自己兄弟的女人,王勃发现他根本恨不起来。 不仅恨不起来,反而从心头冉冉冒出一种欢喜和得意。 真TM屁股决定脑袋啊!我现在成了那位被唾弃的千万富豪,这还怎么恨?自己恨自己吗?两难的王勃感到了一阵悲哀,为魏寿松悲哀,为身边这位背叛自己男友的女孩悲哀,也为赢得女孩亲睐的自己悲哀。 他们三人,没有赢家,只有输家。 有的输了女人,有的输了良心,有的输了道义。 就在王勃犹豫着到底是拯救自己的道义还是满足自己冲动的时候,老板娘拯救了他。

“弟娃儿,妹妹,烤全羊好了。

快点出来吃烤全羊哈,冷了就不好吃了!”“走走走,吃烤全羊吃烤全羊!吃了羊子咱们再战!”王勃豁然起身,一挥手,冲围在自己周围的男女大喊道,心头则是如释重负,也不敢看张唯的脸,带头朝外面走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