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不会坑大伙的司礼监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4
  • 6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倭呆,你说说,在你们日本国,家丑能外扬么?”魏公公这两天魂不守舍,同样一个问题几乎问遍了左右降倭保镖。 只是答案各不相同,有说必须外扬,以正家风的,也有说不能外扬,闷声过日子。

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不会坑大伙的司礼监最新章节

“倭呆,你说说,在你们日本国,家丑能外扬么?”魏公公这两天魂不守舍,同样一个问题几乎问遍了左右降倭保镖。 只是答案各不相同,有说必须外扬,以正家风的,也有说不能外扬,闷声过日子。 真田最实在,问天使公公何样家丑,这样他才能给出标准答案。

“如妻盗人,女偷汉…”魏公公给自己脸上贴金,愣是没说下克上。

“吆西!…杀头,必须杀头!…杀头之前先剁了他的鸟!…”真田不待魏公公说完,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魏公公气的一脚将他踹出,命他去看管马匹。

答案嘛,魏公公心里有,也没有。 往好的方面想,家丑不外扬,寿宁吃了这么大闷亏,又是堂堂公主殿下,想来不会鱼死网破,因为那样公主殿下的清名可就不保了。

这样的话,他魏公公就是真的占了便宜,这也是他犯事的时候脑中唯一念头。 就是吃定寿宁不敢将此事说出去。 只是,事后一冷静,不能不往坏的方面想。

公主殿下涉世未深,单纯小女孩,受了欺负丈夫又不在身边,说不定头脑一热就进宫找她爹娘诉苦。

那样的话,家丑是不能外扬,可万历恐怕万万饶不过他小魏子的。 世间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魏公公做了万全之策。 回到南苑营地当夜,就让小田和真田收拾了包裹准备跑路。

又让大岛带人在大红门守着,真要有缇骑赶来就马上过来报讯。

然后,他魏公公铁定是一跑了之的。 从南苑出关可是最便捷。 天大地大,何处不能为家。

真没地方跑,就顺应新朝雅政,移风易俗,民族一家亲,剔发投好兄弟禇英好了。

禇英要是不成器,就投他爹黑脸老汉,洗心革面,锐意进取,使劲拍马,魏家定然荣升汉军八大家之首,几百年后再被不肖子孙隆重纪念为开清重臣。 如此美事,简直阔以。 当然,话是这么说,不到万不得已,魏公公也狠不下心走那一步的。 他还是倾向带着小田他们出海去日本找老乌龟的,得了安身之处再写一写东亚共荣,同文同种,黄种人当自强的小本册册,宣传一下日本的未来在中国…妈的,怎么都是汉奸思想呢。 魏公公心里难过,他发现自己竟然有做汉奸的潜质。

悬崖勒马尚不迟。

魏公公调整心态,忐忑不安等着命运的安排。 这两天日子真是难过,以致于他都没心情去看新兵训练。 七舅姥爷郭大风找了他几次都吃了闭门羹,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直接在营中大骂这外甥孙糊弄他老人家,不把家乡子弟当人看。

郭七癞子为何这么说呢,因为自打他千辛万苦的把人拉进南海子后,他那外甥孙竟然把他和那些新兵一起发落,每日只要他们在校场跑圈,要不就是分左右,一日下来,个个累的是东倒西歪。 说好的了官呢,说好了的钱呢?魏公公起初还连哄带骗,说是等训练完就安排,可这两天人影都不露一下,郭七癞子能不怀疑么。

“良臣啊,这到底要练到何时咧?大家伙可是跟着你来吃皇粮的,不是在这当桩桩的。

”二姐夫王有福也来找良臣诉苦了,就这几天训练下来,别人吃不消,他王家子弟也够呛。 “姐夫,别人不懂你还不懂么。

这当兵是要打仗的,打仗就要死人咧,令行不如一,操练不得法,上了战场岂不送命?…平日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啊。

”魏公公当着姐夫面说实话,他这般训练法是为大伙好,可不是吃饱了撑的折磨大家。 “那啥时候是个头啊?”王有福叹了口气,知道良臣说的不假。 “快了快了,等我把手头事忙完,就给大伙个确实安排,姐夫你先回去帮我给大伙说一说,都是家乡人,我还能坑大伙不成?…”好说歹说,总算是把姐夫给打发走了。

魏公公闷闷不乐的翻着花名册,三千多人打肃宁出发的,实到地方的却只有1600余人,半数不是路上直接开溜,就是到了京师领了钱逛完窑子后一拍屁股走了的。

五营兵标额,算上关外来的降倭,也不过两千出头,缺额近五百左右。

不过这样也好,选兵练兵就是个剔除过程,不能适应的魏公公强求也无益。 再者,就这两千人,每日吃喝拉撒就是笔不小开支,更不提陆续要给他们弄装备。

魏公公现在也想的开,这次公主的事不捅出去,他就精益求精,就可着这两千人弄。

把底子夯结实后再想着扩充的事。

京里有个消息,说是李三才自个上了辞呈,不过皇帝没批。 万历批还不是不批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三才真的入不了阁了。

田尔耕现在很是当红,李永贞说金忠公公看中了此人,准备提携他一把。

不出意外,田尔耕入北镇的事情应当如愿了。 良臣本是准备这几天便去南镇让田尔耕兑现诺言,拨八百杆火铳给他魏公公的。 要不然田尔耕调入北镇,南镇抚换人的话,这事就操作不起来。

现在却因寿宁的事,吓的都不敢离开南苑。 不是做大事的人啊。

魏公公暗骂自己没出息。 等待,真是难过。

寿宁那里是铁证如山。 因为慌乱中,魏公公把自己的家当全丢在公主府了。 除了债券外还有银票,以及他的腰牌,最重要的是,几份关于海事的规划也在其中。 度日如年之下,饭也吃不香,整个人看着都憔悴无比。 等了两天,却是没有坏消息,倒是来了个好消息。

招商引资有成效了。

好兄弟禇英和好兄弟他爹黑脸老汉分别回了信,其中前者明确表示愿意帮助魏兄弟出海发财。

后者则委婉表示建州处于辽东,距离闽浙甚远,且建州钱粮吃紧,难以支持魏公公宏伟大业。

但是,双方的友情却是不变的,故而黑脸老汉特意给魏公公送来一车特产——老参。

去建州送信的是郑铎手下的女真人傅喇塔,在带回禇英和建州都督回信时,同时也带来一个情报。

建州正在发兵攻打乌拉。

“照你这么说,奴尔哈赤是自己亲征,没有让禇英代他出征么?”良臣觉得这事有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