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爱、死亡与机器人》标志着娱乐定制时代的到来?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6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爱、死亡与机器人”的标志被制作为类似赌博机一样的视觉符号标识,有着很高的符号辨识度。 仔细观察每集的片头能看到“爱、死亡与机器人”的剧名符号也会随每集内容而改变。 例如,第一集是

“爱、死亡与机器人”的标志被制作为类似赌博机一样的视觉符号标识,有着很高的符号辨识度。

仔细观察每集的片头能看到“爱、死亡与机器人”的剧名符号也会随每集内容而改变。 例如,第一集是代表“爱和死亡”的心和叉加上一个代表主角战队的蛇图腾,到了第二集就变成了两个机器人加上一个代表机器人认知的汉堡,第三集中的符号则是一条暗示故事循环的咬自己尾巴的蛇、剧中穿戴胶衣的妓女头和一只暗指证人的眼睛。

这些符号不仅是在呼应剧情,还让观众产生一种自由随机选择的错觉,理论上观众确实可以从任何一集进入《爱死机》的世界。 奈飞显然认为观影顺序也会影响到观众体验,因此为观众提供4种不同的播放顺序,并称只是为了A/B检测,并不涉及用户大数据和机器学习预测。 LGBT组织OutinTech的创始人卢卡斯·汤姆斯(LucasThomes)则担忧这种播放形式基于性别和种族等身份,会对同性倾向的观众首先播放涉及同性恋内容的故事,而对异性倾向的观众首先播放涉及异性恋内容的故事,以期获得更高的用户满意度和订阅数。 一旦这种形式与机器学习等技术手段结合,可以想象的是观众的身份将固化它的观影体验,所谓的自由体验将名存实亡。

在奈飞出品的另一部剧集《黑镜:潘达斯奈基》中,观众可以为电影中的主角作选择,从而影响剧情发展,甚至和剧中人物对话互动。

正如《爱死机》的随机自由度一样,观众可以从任何一个剧情进入,不同的选择会带来不同的结局,然而所有的情节都是可以循环发生的,让观众在自己的选择中体验属于自己的个性化世界。 巧合的是,索尼这样的娱乐业巨头也适时推出了像《底特律:变人》这样的互动电影游戏,玩家可以在自己的主机平台上通过为角色作选择来探索剧情。 如果说互动电影本质上是过去平面媒体互动类游戏的升级版,那么奈飞要做的就是互联网时代的互动类游戏平台商,借助其拥有的电影版权和大数据技术把互动类娱乐带入了数字化时代。

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看到可以选择剧情的《爱死机》续集。 随着数字互联网的发展,预计影视娱乐业在内容上的大数据定制、观影上的自由选择权将进一步快速发展,并导致整个娱乐业也发生深刻的变迁和重构,《爱死机》代表的正是这样一种趋势,即娱乐定制时代的到来。

在日益精准的大数据运营下,观众们将被与主流影视工业直接连接起来,每个人都能获得定制版的影视娱乐,同时数字平台也会将自由影人聚集起来使得集体创作影视作品更为高效便捷。

更为重要的是,观众在作品中选择权的提高也解放了影视作品的表现能力,不同的剧情带来的不同解读将会使作品更为开放化,并且产生更多观众反馈,以此进一步完善作品。

这种新兴娱乐模式也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社会问题。 除了大数据运营可能带来的隐私乃至身份歧视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这很可能加重当今社会的部落化倾向。

正如脸书这样的社交媒体带来用户个人社交的“部落化”,导致很多用户始终只能看到自身团体中人群的意见,由此强化了美国社会的分裂。 定制化的娱乐产品以及大数据营销自然也会使文化工业加剧这种情形,观众自身的身份意识和归属感会不断被强化,乃至完全固化,使得文化战争的威胁深入文艺界。

这些问题需要娱乐工业来修正避免,但如脸书这样的例子告诉我们,期望互联网巨头来自我监管往往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