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不该发生的故事(1)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1
  • 1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故事发生在辽宁省南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村里有个80多岁的贫困户叫刘守业,自从2010年老伴去世了,他一个人住在一间低矮的瓦房。 2014年春节前夕,他拄着拐棍找到村委会,对村主任说,

不该发生的故事(1)

  故事发生在辽宁省南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村里有个80多岁的贫困户叫刘守业,自从2010年老伴去世了,他一个人住在一间低矮的瓦房。 2014年春节前夕,他拄着拐棍找到村委会,对村主任说,他要办理低保。   村主任杨锐说:“刘大叔,你有五个子女,按规定不够办理低保的条件。

”,  刘守业说:“主任,你不知道啊,我那几个孩子真是一篮鸡蛋滚下坡——没一个好的,儿子一年才回来一次,送一口东西,就再不管我了。

四个闺女家里条件都不错,老二和老闺女住在沈阳,老大和老三个住在附近村子,他们平日里基本上不登门,过春节回来了,不到两分钟扭头就走。 ”,  杨锐说:“你有没有他们的电话号码,我给他们打电话。

”,  老刘说:“我也给他们打过,在沈阳的多年不和家里联系了,以前留的电话号码现在打不通;另外几个孩子的号码,打过去经常不接我电话,大闺女接电话就和我吵。 ”,  杨锐说:“大叔,村委会已经了解你家里的情况,我叫人把他们找到村委会,坐下来一起研究你的养老问题。 ”,  老刘感激涕零,“有主任这句话,我就像吃了定心丸,我就等着好消息啦!”。   大年初二这天,杨锐带着几个村干部来到刘守业家里,想了解老人的日常生活情况。

一进门,就发现老刘家里的门坏了,关也关不上,“大叔,你家里的门关不上啊,有这么大缝子。 ”,老刘躺着炕上,看见主任进来,想坐起来,他一只手托住腰,一只手把着炕沿,使出全身的力气想坐起来,“我这个腰一到坏天就疼的爬不起来。

”,杨主任说:“你别起来了,我们过来看看你,给你送来五百块钱。 ”。 杨锐环顾了老刘住的房子,四周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窗户上贴着塑料布,炕上的被子破得漏棉花。   说起家里几个孩子,刘守业先提起三闺女刘春红:老三每天傍晚都到村里的小广场跳舞,离我家只有几十米远,她从来不看看我。

有一次,我到村头小卖店买东西拿不动了,找邻居帮着,人家问我,“你家三闺女就在不远处跳广场舞,就不能回来照顾你啊?”,我听了,都没有话答复人家。 我有一次给春红打电话,电话那头说是个空号。

  杨锐问:“你儿子刘春望在镇上办了一个机械加工厂,干的不错,还雇了几个工人。 ”,老刘说:“我那个儿子在外头看见我,就装着没看见。 春望说过,养活老人还不如养鸡,养鸡还能下蛋。 ”,“他过年前回来看你了吗?”,“是啊,我提出跟他要赡养费,他说,要多了也没有,往炕上扔了二百块钱就走了。 ”。   老刘流着眼泪向村干部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情:一天早上,他找到大闺女刘春华的家,想和她商量养老的问题。

可是,她家里的院子大铁门始终锁着,不给我开门。 我在外头叫喊了半个小时,连周围邻居都听见了,我都看见她在屋里关窗户。

后来,外孙女背着书包去上学,看见我说,她一直提醒她妈妈老爷来了,妈妈不理睬。   杨锐对老刘说,“我们村里一方面要和你的子女沟通,另一方面安排村干部过来照顾你的生活,你放心吧。 ”。   节后上班第一天,杨锐在村委会干部会议上说:“我们村是大连市文明村,红旗村,刘守业老人家里的事情我们一定要管好,让老人安度晚年。 ”,随后,他布置了几名村干部分头去找老刘的几个子女谈心。   村里副书记于正首先来到了刘春华家里。 刘春华正在院子里和5岁的小外孙子玩耍,她告诉老于:“我闺女离婚已经两年了,外孙一直都是她在带。

”。 提起老父亲养老问题,刘春华说:“我尽到责任了,他想躺我身上啊?”,于正说:“他是你的父亲,你要尽赡养义务。 你是长女,要起榜样作用,下面弟弟妹妹都看着你啊。 ”,于正苦口婆心地劝说,刘春华却无动于衷,她的丈夫老孙插话:“我小舅子能挣大钱,把老头接回家养啊。

”,刘春华敷衍说:“我整天哄孙子,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哪有空闲管啊。 我和俺家老头商量商量,给他几个养老钱,把他送敬老院。

”。

于正说:“你们两口子到村委会,姊妹坐下来研究,到时候一定要来啊。

”。

  在杨主任办公室,于正说:“我看刘春华是铁了心不想管他爸爸了,好话说了千千遍,真拿她没办法。

谁家养这样式的,不幸啊。

”,杨主任说:“咱们做基层工作的,面对这样的村民,每次都磨破了嘴皮子,还不能不管。

最难做的就是思想工作,不象公安机关,有执法权。 还有两家,张春红、刘春望。

老二和老四太远了,在沈阳,就不去了。 下午,我去刘春红家,明天去刘春望那里。

”。

  刘春红的家在五里台村,位于普兰店市。 杨锐乘坐公交车,一路颠簸,半个多钟头来到那里。

五里台村村委会干部林永江接待了他,并和他一起来到了刘家。 刘春红听了村里领导的宣传,蛮狠地说:“别说他还不能自理,就是健康老人我也不养!再说养不养老人是我的家务事,怎么就犯法了呢?”,杨锐说:“遗弃老人就是犯法,到时候看你说什么?”,刘春红说:“你给我抓起来吧,俺家的事儿不用你管!”,林永江说:“路不平大家踩,谁都有权说你两句!”。 看调解不成,两个村主任只好离开了刘家。

  在回来的路上,杨锐遇到村里的熟人告诉杨主任,这个刘春红对父母从来不花一分钱,过年过节也不回家看看。

村里没有人不知道的,臭名远扬。   刘春望的厂房就在村级公路的道边,车间里有不少机床:铣床、车床和刨床等等。 看见老杨,春望热情地招呼,“欢迎领导光临指导。 ”,杨锐开门见山地说:“我是为了你老父亲养老的事情来的。

”,春望说:“我对老人,没得说,月月回家送钱,我老婆一有时间就去照顾他。

”,杨锐听了觉得这个人太不靠谱,说假话都不脸红,但是他又不好意思揭穿,只好敷衍道:“要是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

”,春望接着说:“孝顺老人,我从来不跟姐姐攀,老人吃我的穿我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