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转让”我的越南新娘 一个老光棍的父爱高度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26
  • 1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2011年5月1日,在喜庆的鞭炮声中,50岁的耿忠平,迎娶了越南新娘阮秋水。 然而,洞房花烛夜,面对21岁的如花美眷,他没有行夫妻之实,而是将她安排在偏房就寝,对她守之以礼。

“转让”我的越南新娘 一个老光棍的父爱高度

  2011年5月1日,在喜庆的鞭炮声中,50岁的耿忠平,迎娶了越南新娘阮秋水。 然而,洞房花烛夜,面对21岁的如花美眷,他没有行夫妻之实,而是将她安排在偏房就寝,对她守之以礼。   这个新娘,是耿忠平的两个弟弟备了厚礼,再三求镇上一位叫黎美珠的越南籍嫂子介绍的。

  耿忠平是红安县华河镇人,17岁时父母相继病故,留下正在读高中的他和两个不满10岁、正在念小学的弟弟。

长兄为父,耿忠平不久辍学,挣钱供两个弟弟读书。 当时,还没有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农村的条件又艰苦,父母健在能供几个孩子读书的尚不多,对于耿忠平这个还未成年的家长来说更为艰难。   忙时,他披星戴月种田,闲时起早贪黑地打零工,把分分角角的钱都抠下来供弟弟们读书。 1990年、1992年,弟弟耿忠华、耿忠军分别考入大学,为哥哥多年的操劳和付出交上答卷。

虽然两个弟弟读大学都申请了助学贷款,但生活费还是不够。 耿忠平怕他们做兼职影响学业,自己一手包揽了生活费。

  此时,他已经30多岁了,在农村已是名副其实的大龄光棍。 当时,也有乡邻给他介绍对象,但考虑到两个弟弟学业未完,他拒绝了。

一晃,等到两个弟弟大学毕业,他已经奔四了。

虽然两个弟弟一直在极力帮他物色对象,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2011年春节,都已在广东成家立业的两个弟弟回家跟哥哥团聚。 看哥哥每天形单影只忙进忙出,他们内心都歉疚不已。

而春节走亲访友期间,兄弟俩得知镇上有人陆续娶了越南新娘,那些越南新娘勤劳、尊老,绝大多数婚后生活得安定。 通过进一步了解,这些越南媳妇主要来自经济比较落后的越南北方,许多家庭维持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许多年轻女孩都希望嫁到经济发达、跟越南一衣带水的邻邦中国过上幸福日子,不少人还专门到当地的培训机构学习中国文化、饮食和法律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