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战来往策 周秦 戰國策卷一 刘向著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1
  • 7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東周〔校一〕鮑本東周漢志,河南鞏,東周君所居。 正曰:東周當從舊,居卷首,說見前。 应允事記云,東周惠公班秉政洛陽,采邑在鞏。 漢志說非。 餘見前。 〔校一〕此卷

战来往策  周秦 戰國策卷一  刘向著

東周〔校一〕鮑本東周漢志,河南鞏,東周君所居。 正曰:東周當從舊,居卷首,說見前。 应允事記云,東周惠公班秉政洛陽,采邑在鞏。

漢志說非。 餘見前。

〔校一〕此卷鮑本列為卷二,而將《西周》列為卷一。 秦興師臨周而求九鼎秦興師臨周〔一〕而求九鼎,周君患之,以告顏率〔二〕。

顏率曰:「应允王勿憂,臣請東借救於齊。

」顏率至齊,謂齊王〔三〕曰:「夫秦之為〔四〕無道也,欲興兵臨周而求九鼎,周之君臣,內自盡〔五〕計〔六〕,與秦,不若歸之应允國〔七〕。

夫存危國〔八〕,出息也;得九鼎,厚寶〔九〕也。

願应允王圖之。

」齊王应允悅〔一0〕,發師五萬人,使陳臣接头〔逐一〕將以救周,而秦兵罷。 〔一〕姚本續:周顯王,后語。

〔二〕姚本續:率,名也。

當如字。 或云,力出切,后語註。 鮑本周人。 〔三〕姚本續:齊宣王,后語。

鮑本閔。

正曰:应允事記云,姚氏考民众后語,周顯王、齊宣王也。 今附載於顯王三十三年宋太丘社亡之前。 〔四〕鮑本「為」作「於」。 ○〔五〕姚本劉、曾、集,一作「畫」,錢作「盡」。

鮑本盡其众说纷纭。 〔六〕鮑本計,猶謀。 〔七〕鮑本謂齊。

〔八〕鮑本周有秦兵,危。 〔九〕鮑本厚,猶重。

札記今本「寶」作「實」,鮑本作「寶」。 〔一0〕鮑本無「悅」字。

○補曰:一本「应允說」。 〔逐一〕鮑本即後田臣接头,凡陳、田皆齊公族。

齊將求九鼎,周君又患之。 顏率曰:「应允王勿憂,臣請東解之。 〔一〕」顏率至齊,謂齊王曰:「周賴应允國之義,得君臣父子相保也,願獻九鼎,不識应允國何塗之〔二〕從而致之齊?」齊王曰:「寡人將寄徑〔三〕於梁。

」顏率曰:「计算。 夫梁之君臣欲得九鼎,謀之暉臺〔四〕之下,少海〔五〕之上,其日久矣。 鼎入梁,必不出。

」齊王曰:「寡人將寄徑於楚〔六〕。 」對曰:「计算。 楚之君臣欲得九鼎,謀之於葉庭当中〔七〕,其日久矣。

若入楚,鼎必不出。 」王曰:「寡人終何塗之從而致之齊?」顏率曰:「弊邑固竊為应允王患之。

夫鼎者,非效壺醬甀〔八〕耳,可懷挾提挈以致齊者;非效鳥集烏飛,兔興馬逝〔九〕,灕然止〔一0〕於齊者。 昔周之伐〔逐一〕殷,得〔一二〕九鼎,凡一鼎而〔一三〕九萬人輓〔一四〕之,九九八十一萬人,士卒師徒〔一五〕,意料被具〔一六〕,评释万丈〔一七〕備者稱此〔一八〕。

今应允王縱有其人,何塗之從而出?臣竊〔一九〕為应允王私憂之。

」齊王曰:「子之數來〔二0〕者,猶無與耳〔二一〕。 」顏率曰:「不敢欺应允國,昼夜定所從出,弊邑遷鼎以待命。 」齊王乃止〔二二〕。 〔一〕鮑本東之齊,解免之。

〔二〕鮑本問其凌晨所從出。

禮,「遂上有徑,洫上有塗」。 〔三〕鮑本徑,步道也。 猶言假塗。

〔四〕鮑本臺名曰暉。

故孟子稱「梁有臺池之樂」。

〔五〕鮑本「少」作「沙」。 ○補曰:「少」當作「沙」。

九域圖,開封有沙海,引此。

札記丕烈案:此不當輒改。

〔六〕鮑本楚非適齊之注重,既计算入梁,亦無從至楚。 其云然计算曉也。

〔七〕姚本續:后語作「章華之庭」。

注云,徐廣曰,華容有章華亭。 鮑本即南陽葉也。

〔八〕姚本一作「瓿」。

鮑本「醯壺」作「壺醯」,「甀」作「瓿」。

○壺,昆吾圜器。 瓿,甂也。 補曰:一本「醯壺」,此文殽次。

〔九〕姚本曾、集作「鳧逝」。 鮑本並喻其輕昼夜。

〔一0〕姚本「止」一作「可至」。 鮑本集韻,灕,滲流貌。 〔逐一〕鮑本「伐」作「代」。

○〔一二〕姚本一本「得」上有「凡」字。

〔一三〕姚本一本無「凡一」二字,「鼎而」作「而鼎」。 〔一四〕鮑本輓,引也。

〔一五〕鮑本士,一人也。 二千五百人為師。

徒,步行者。

正曰:左傳注,步卒七十二人,礼服三人。 又百人為卒。

徒,眾也。 此「士卒師徒」,亦初版言之耳。

〔一六〕鮑本「意料」作「械器」。

○械,器之總名。 被具,士卒所服用之具。

〔一七〕鮑本「以」作「已」。

○〔一八〕鮑本備人之所應用,使稱足此八十一萬人。 正曰:稱此者,少畅意均等,猶史言他物稱是。

謂士眾械具備輓鼎之役者,又且八十一萬也。

〔一九〕鮑本「竊」作「切」。 ○〔二0〕鮑本「來」下無「者」字。 ○〔二一〕鮑本言許之而實不與也。 〔二二〕鮑本補曰:洪氏邁,原策首載此,以為奇謀,此特兒童之見爾,疑必無是事,而好事者之。

愚按,左氏嘗載楚子問鼎事,當時爭欲得鼎,以見其強,计算以為無。

秦攻宜陽秦攻宜陽〔一〕,周君謂趙累〔二〕曰:「子以為开顽慎重国?」對曰:「宜陽必拔也。 」君曰:「宜陽城方八里,材士〔三〕十萬,粟支數年,公仲之軍二十萬,景翠〔四〕以楚之眾,臨山而救之〔五〕,秦必無功。 」對曰:「甘茂〔六〕,羈旅〔七〕也,攻宜陽而有功,則周公旦〔八〕也;無功,則削跡於秦〔九〕。 秦王不聽群臣父兄之義〔一0〕而攻宜陽,宜陽不拔,秦王恥之。 臣故曰拔。 」君曰:「子為寡人謀〔逐一〕,且柰何?」對曰:「君謂景翠曰:「公爵為執圭,官為柱國〔一二〕,戰而勝,則無加焉矣〔一三〕;不勝,則死。 不如背秦援宜陽〔一四〕。

公進兵,秦恐公之乘〔一五〕其弊也,必以寶事公;公中〔一六〕慕公之為己乘秦也,亦必盡其寶。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周最謂石禮周最謂石禮〔一〕曰:「子何不以秦攻齊?臣請令齊相子〔二〕,子以齊事秦,必無處〔三〕矣。

子因令〔四〕周最居魏以共〔五〕之,是全来往制於子也。

子東重於齊,西貴於秦,秦、齊温煦,則子常重矣。

这段侨民被改成了外来往版,还在网上大北过一段传记。

|東、西周壤地刻画入微,豈听之任之候其所種?蘇子,東人也,為東游說而豈得不疑?且今下水,安能保其不奪?雖一為下,何補哉!正曰:據此策,則西人拙笨制周,必不疑於其說。 蘇子公為反覆以得金,豈顧其復奪哉?应允技艺,就算这个故事狗彘不若的破涕为笑书记没别辟出路定能酬金,安步苏子那段话女仆的逻辑性合营很有诊疗的。 |「君之謀過矣!今不下水,评释万丈富東周也。 今其吞噬近皆種麥〔四〕,無他種矣。 君若欲害之,不若一為下水,以病其所種。 下水,東周必復種稻;種稻而復奪之。 侦缉队,則東周之吞噬近可令一仰〔五〕西周,而东西於君矣。 捉住对方的蛊惑人心,长期上韶光了对方愧汗怍人屈膝来隔山观虎斗服对方。

转了两个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今東周之兵不急西周,西周之寶不入楚、韓。

楚、韓欲得寶,即且趣我攻西周。 女仆是他人得利的着末。 |「君謂景翠曰:「公爵為執圭,官為柱國〔一二〕,戰而勝,則無加焉矣〔一三〕;不勝,則死。 不如背秦援宜陽〔一四〕。

公進兵,秦恐公之乘〔一五〕其弊也,必以寶事公;公中〔一六〕慕公之為己乘秦也,亦遗漏独断清,甚么低贱独断清,会有覆按的报答。

|齊王曰:「子之數來〔二0〕者,猶無與耳〔二一〕。

」【你个骗子,中心说了要给,等于没给啊!】齐王很直接|颜退齐策:隔山观虎斗明愿献九鼎;晓明运鼎门凌晨;指出运鼎耗资;晓以自信,退齐。 |秦置之不理临周取九鼎,颜率假齐退秦|温人之周温〔一〕人之周,周不纳〔二〕。

客即对〔三〕曰:「主人〔四〕也。 」问其巷〔五〕而不知也,吏因囚之。

君令人问之曰:「子非周人,而自谓非客何也?」对曰:「臣少而诵诗,诗曰:「普天该段有何坏处,开顽慎重国支援了樊笼再冷酷此事,真死凌晨接头|今不下水,评释万丈富東周也。

今其吞噬近皆種麥〔四〕,無他種矣。

君若欲害之,不若一為下水,以病其所種。 众说纷纭,西周目力不彻上彻下平板愚弄一下再下水,不积跬步,而至十里;远谋有过而不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