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韩非子 第二十六 守道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12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圣王之立法也,其赏足以劝善,其威足以胜暴,其备足以必完法。 法治世之臣,功多者位尊,力极者赏厚,情尽者名立。 善之生如春,恶之死如秋。 故民劝极力而乐尽情,此之谓上下相得

韩非子  第二十六  守道

  圣王之立法也,其赏足以劝善,其威足以胜暴,其备足以必完法。 法治世之臣,功多者位尊,力极者赏厚,情尽者名立。

善之生如春,恶之死如秋。 故民劝极力而乐尽情,此之谓上下相得。

上下相得,故能使用力者自极于权衡,而务至于任鄙;战士出死,而愿为贲、育;守道者皆怀金石之心,以死子胥之节。 用力者为任鄙,战如贲、育,中为金石,则君人者高枕而守己完矣。

  故之善守者,以其所重禁其所轻,以其所难止其所易,故君子与小人俱正,盗跖与曾、史俱廉。 何以知之?夫贪盗不赴谿而掇金,赴谿而掇金则身不全。 贲、育不量敌,则无勇名;盗跖不计可,则利不成。   明主之守禁也,贲、育见侵于其所不能胜,盗跖见害于其所不能取,故能禁贲、育之所不能犯,守盗跖之所不能取,则暴者守愿,邪者反正。

大勇愿,巨盗贞,则天下公平,而齐民之情正矣。

  人主离法失人,则危于伯夷不妄取,而不免于田成、盗跖之祸。 何也?今天下无一伯夷,而奸人不绝世,故立法度量。 度量信则伯夷不失是,而盗跖不得非。

法分明则贤不得夺不肖,强不得侵弱,众不得暴寡。

托天下于尧之法,则贞士不失分,奸人不侥幸。 寄千金于羿之矢,则伯夷不得亡,而盗跖不敢取。

尧明于不失奸,故天下无邪;羿巧于不失发,故千金不亡。 邪人不寿而盗跖止。

如此,故图不载宰予,不举六卿;书不著子胥,不明夫差。

孙、吴之略废,盗跖之心伏。   人主甘服于玉堂之中,而无瞋目切齿倾取之患;人臣垂拱于金城之内,而无扼腕聚唇嗟唶之祸。

服虎而不以柙,禁奸而不以法,塞伪而不以符,此贲、育之所患,尧、舜之所难也。 故设柙,非所以备鼠也,所以使怯弱能服虎也;立法,非所以避曾、史也,所以使庸主能止盗跖也;为符,非所以豫尾生也,所以使众人不相谩也。

不恃比干之死节,不幸乱臣之无诈也;恃怯之所能服,握庸主之所易守。

  当今之世,为人主忠计,为天下结德者,利莫长于如此。 故君人者无亡国之图,而忠臣无失身之画。 明于尊位必赏,故能使人尽力于权衡,死节于官职。

通贲、育之情,不以死易生;惑于盗跖之贪,不以财易身,则守国之道毕备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