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1078,暧昧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3
  • 12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ps:最后两三天,向各位没投月票的兄弟求月票,快要过期了哟:)在王勃的坚持下,程文瑾终于还是同意和王勃换位,从只能侧着身子坐的不太方便搁脚的中间隆起的地方换到了靠窗的位置。 两人在狭小中

1078,暧昧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ps:最后两三天,向各位没投月票的兄弟求月票,快要过期了哟:)在王勃的坚持下,程文瑾终于还是同意和王勃换位,从只能侧着身子坐的不太方便搁脚的中间隆起的地方换到了靠窗的位置。 两人在狭小中的后排空间左挪右移,腿啊,身体啊不可避免的便碰到了一起,让王勃受用极了,很有一种将眼前这位贵气逼人,并散发着淡雅清香的女人抱在怀里或者就此一个“不小心”跌倒压在对方身上的冲动。

当然,就目前的情势而言,这想法只能是yy。

王勃两腿八字张开的骑在中央传动轴的两边后,没过两分钟,便探出右手,将方悠搁在身旁的小手抓在了手里。 没办法,对方明天就要走,下次相见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王勃只有见缝插针,在不暴露两人关系的前提下尽可能的给女孩以安慰。

方悠身体一颤,没料到王勃竟然这么大胆,敢在他女朋友和“丈母娘”的眼皮下玩暧昧。 方悠飞快瞟了眼自己的经纪人,见程文瑾单手支颔,盯着外面黑乎乎的风景,一副所有所思的神情后,激烈的心跳这才缓和不少。

“子安,我们到哪里了呀?外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到。

”方悠也将头看向窗外,平静的问,放在男孩掌心的手掌却趁机翻了个转,与男孩五指相扣。

“悠悠姐,我们现在已经到红岩村了。 前面有个双庆红岩革命纪念馆……”王勃向方悠小声的介绍着窗外只能隐约看到一个轮廓的风景,身体趁机朝对方那里移了移,让两人紧握的双手全部隐藏在座椅下的黑暗中。

女孩的身上也有股好闻的淡雅芬芳,而且味道和程文瑾身上的差不多。

王勃下意识的吸了好几次鼻子,有理由相信方悠和程文瑾大概都用着同一品牌的沐浴露和洗发香波。 汽车一路前行,王勃一路给方悠介绍着旁边的风景,时不时也关心下另一边的程文瑾,像导游一样替对方解说两句。

为了声东击西,不让程文瑾的目光注意到他和方悠的身上,在对方无意中将左手撑在旁边的座椅上时,他看准时机,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掌盖在了女人的柔软的手背上,当即吓得程文瑾仿佛被蛇信子舔了一下似的,一下子缩手,而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程文瑾随后侧了个身,面朝窗外,只给他留下一个修长的背影。

王勃的目的基本达到,随后的时间里便放心的跟另一边的方悠牵起手来。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梁娅,程文瑾都在,他也不可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当着女友以及女友母亲的面跟另外一个女人搞暧昧,他也感觉有点对不起女朋友。 但是对方悠置若罔闻,一点暧昧也不搞,他又觉得自己对不起方悠。 方悠背着梁娅和程文瑾看他时那灼灼的目光,即使在接近零度的寒冷的冬天,他也能感觉出其灼人的温度。

晚上车少,行驶的速度快,经过约莫二十来分钟的疾驰,一行四人终于来到了南滨路。 2001年的南滨路没有后世那么繁华,但也初具规模。

沿江一线的马路对面修了不少可以眺望江面以及对面渝中半岛林立高楼的餐馆。

上一世的王勃经常带客户到江边吃饭。 在王勃的指引下,梁娅停好车,四人推门下车。

一下车,梁娅便迫不及待,献宝一样的拉着方悠的手,给对方介绍眼前无敌的江景。 此时正是双庆夜生活粉墨登场的时候,宽阔的江面,涛涛的江水,江水对面那鳞次栉比,被璀璨灯火勾勒出来的那一座座仿佛要捅破天际线的高楼,形成一线漂亮的景观。 “好漂亮,和魔都黄浦江边的景致都有一比了!”方悠看着前方繁华的渝中半岛,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

“漂亮吧,悠悠姐?这里算是欣赏双庆夜景最佳的地点了。 ”梁娅用手勾了勾被风吹乱的头发,有点得意的说。 四人沿江边的景观大道徐徐前行,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大道两边的景致。

方悠是第一次来双庆,看什么都新奇。 程文瑾虽然已经欣赏过双庆的夜景了,但是上次是坐在移动的江船上,现在站在岸边从另外一个角度远眺,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便又有了另外的视觉感受。 王勃从对方脸上露出来的欣然的表情就知道前不久他坚持让对方出来是坚持对了。

而梁娅,她已经被王勃领着到南滨路这里吃过好几次饭,面对看过好几次的景观,早已经没了最初的震撼,倒是像当初的王勃一样化身成导游,给方悠和自己的母亲讲解起沿路的风景来。 至于王勃,呃,他眼中最美的风景从来都不是山山水水,而是身边这些一颦一笑,都能牵动他神经的一个个美女们。 当走在前面的三个女人放松心情的欣赏双庆最美的夜景时,落在后面的王勃却在用目光好整以暇的打量前面三女那窈窕而又婀娜的身段,观察它们随女主人的走动而摇曳出来的优美曲线;用耳谛听三女用鞋子踩踏地板所发出的带着节奏的铿锵声;用自己的鼻子深深呼吸,将三女初闻相似,细品却又不同的沁人芬芳随夜晚江边的冷风吸入肺腑。

在路灯的照耀下,三女的影子慢慢的变短,又慢慢的变长。 俄而寒风乍起,三女乌黑的头发便在夜风中像群魔乱舞般四处飘飞。

每当这时,王勃便会无端的涌起一股想把三女搂在怀中并将自己的鼻子埋在她们四处飞舞的头发中的冲动。

大冬天在江边看夜景这算是个浪漫的想法,不过委实有点冷了。

在外面走了十几分钟,四人就感到了一股透体的寒意。 王勃喊住三人,提议回家。

这提议得到了一致的赞同。 于是,四人开始掉头,朝停车的地方走。 还是三女在前,王勃跟在后面护花。 走在前面的三女在冷风的逼迫下开始下意识的慢慢靠拢,最后干脆相互手挽着手。

方悠和梁娅还把羽绒服后面的帽子重新扣回头顶。 三个女人可以相互依偎,抱团取暖,跟在后面的王勃就有点遭孽了。 一个人跟在后面吃风他是不干的,稍一犹豫,便强力挤入了手挽着手的梁娅和方悠之间,直接搂住两女的腰肢,嘴里不停的哆嗦:“冷死了冷死了!”“讨厌!你不是不怕冷嘛?干嘛挤到我和悠悠姐这里来呀?”梁娅娇媚的横了他一眼,不疑有他,只是以为他真的冷了。

“我又不是冷血动物,怎么不怕冷了?抱团取暖哈!大家都抱团取暖!”王勃瑟缩着颈子,颤抖着牙关道,挽住身边两个女孩的腰肢的双手却是更紧了。

终于名正言顺了,王勃心头想。

感谢“起了100名字都重名”老弟6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madon1970”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土豆叔叔007,魔法门og,0o会上树的猪,书友20170322224339877,无聊去散步,魔法门og,六小陆小,布川灬内酷,8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