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奥特迅董事长萧霞:集约式柔性公共充电站破解社会充电难题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8
  • 19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新华网北京8月18日电17日,由新华网主办的2017第七届中国能源高层对话在北京召开。 论坛聚焦“中国能源变革与合作”议题,对我国能源产业变革与合作背景下逐渐衍生的清洁能源、储能技术

奥特迅董事长萧霞:集约式柔性公共充电站破解社会充电难题

  新华网北京8月18日电17日,由新华网主办的2017第七届中国能源高层对话在北京召开。

论坛聚焦“中国能源变革与合作”议题,对我国能源产业变革与合作背景下逐渐衍生的清洁能源、储能技术大发展、能源互联网、能源金融等新业态展开深入讨论。

奥特迅董事长萧霞在现场谈及集约式公共柔性充电站如何破解社会充电难题,实现每一个终端都可以根据车型要求提供不同功率充电的想法。

  她说,国家“十三五”规划对新能源电动汽车做了很详尽的要求,到在2020年实现年产销200万辆以上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超过500万辆。 《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的指南(2015-2020)》上明确指出,到2020年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12100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480万个,以满足500万辆电动汽车的需求。

到2016年底,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已经超过了100万辆,而在2015年底的时候只有50万辆,充电设施达到了15万个。 图为深圳奥特迅电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萧霞主题演讲   萧霞介绍,现在充电站建设的模式分成刚需和预先布置,刚需是一辆车,建一个桩。

第二个是预先布置。

从技术类型来讲有两种:一种是分散式充电桩(交流慢充),第二种是集中式充电站,是指固定功率(直流快充)。  充电难题  现在为什么充电这么难,问题在哪儿?分散式充电桩和集中式充电桩都牵扯到几个问题。   萧霞认为,一是充电站建设场地需求。

深圳社会车辆有300万辆,所需的车位是300万个,现有的车位是110万个,北京汽车的保有量超过了500万,而现有的车位不到200万个。

实际上现在有关的停车位没有满足于一车一桩的模式,未来也看不到完全可以解决,这是一个铁的事实。   其次是,电网的扩容问题。 如果按照一车一桩,电网的扩容据中国的首席战略顾问的说法是要再造一个国家电网,再造一个南网。

这里面有计算公式,比方说深圳300万辆车,如果每个桩是7千瓦,按照的同时率,需要1050万千瓦,300万辆车×7千瓦/桩×(同时率)=1050万千瓦。

几乎是再造一个深圳的电网,对于电网的扩容压力来说也非常的大。

  此外,还涉及到充电桩集中管理安全运营。 充电桩散落在住宅区的时候,安全管理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

  破解之道  如何破解这些问题?萧霞介绍,“奥特迅推出了一款柔性充电“堆”技术,每一个终端都可以根据车型的要求提供不同功率的充电。 概括的说,标准的充电站需要的资源是装机功率800KW,配电容量是800KWA,只需4—18个车位就能满足800辆车(不含公交)的充电需求,所以场地需求大大的减少。   从而实现了充电功率不同的情况下,同样的土地资源可以满足不同的充电的次数和车辆数量,同时解决了功率匹配的问题。 萧霞介绍到,在一个“堆”里面只要把一个桩放上去,不管什么车都可以来充,这个问题就彻底解决了。 它节约了城市的公共资源,同时提升了城市及电网的安全,使公共充电模式成为一种可能。   “将来的充电站就像加油站一样,在深圳有多少个加油站就是多少个加电站。

在深圳需要的车位是—万个,是最小的需求,如果充电功率都在350千瓦的时候,只要5万个车位基本上就解决了,扩容也需要这么多,相当于占整个城市电网的20%。

目前这种集约式柔性充电站在深圳已经动工有50多个,已经开始投入试运营有20多个,到年底会有100个,明年底就会建的像加油站一样多。 ”萧霞说。

  萧霞还表示,“奥特迅建站的理念是集约式柔性公共充电站像加油站一样遍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形成规模化合理的部署,将来使得公共充电模式成为一种可能,对我国汽车由加油向充电转型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