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成都东华门遗址发掘大面积古代城市遗存 有这些新发现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29
  • 15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导语】:成都出现大面积古代城市遗存!成都本地宝将带你一起去了解本次成都东华门遗址发掘的新发现! 东华门遗址这些城市遗存中,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分别是:秦汉六朝大城生活区、隋唐至两宋摩诃池池苑

成都东华门遗址发掘大面积古代城市遗存 有这些新发现

【导语】:成都出现大面积古代城市遗存!成都本地宝将带你一起去了解本次成都东华门遗址发掘的新发现!  东华门遗址这些城市遗存中,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分别是:秦汉六朝大城生活区、隋唐至两宋摩诃池池苑园林区、明代蜀王府宫城建筑群。   图片来源:成都日报  明代蜀王府,即明代蜀藩王的府邸,旧址位于今成都市中心城区。

  东华门遗址发掘的蜀王府建筑群,主要由城墙、道路、河道、凸台、踏道、桥梁、木构建筑、水池、台榭、码头等各类设施组成。   出土上万瓷器残片鸟类遗存的数量大  遗址中,出土遗物包括陶瓷器皿、建筑构件、铁器、木料、动物骨骼、植物果核等,其中的几件“大明宣德年制”款青花瓷器,为明代宫廷瓷器中罕见的精品。 其中,出土瓷器残片超过1万件,包括杯、盘、盏、瓶等类型。 目前看来,蜀王府遗址是全国明代藩王体系中,出土瓷器最为丰富的地点。 此前明代藩王瓷器主要是墓葬出土,数量较少,而此次蜀王府遗址出土的大量瓷器,能够反映当时蜀王府内部的瓷器使用面貌。 这其中民窑瓷器占到了99%及以上,还有少量精美的官窑瓷器,其获取途径可能是皇帝赏赐,也可能是私下通过某种渠道从景德镇的御窑厂获得。   另一件令人惊喜的发掘成果,则是出土的动物遗存。 据介绍,此次出土动物遗存共68978件,根据动物考古分析结果综合来看,鸟类遗存的数量远大于哺乳动物,这可能体现出先民对食用鸟类动物的喜好倾向。 哺乳动物中,猪科动物的可鉴定标本数是最多的,说明猪在先民的饮食中占据了很高的地位;兔科动物的可鉴定标本数仅次于猪科动物,说明它们在先民的饮食中也占据了比较高的地位。

这与成都地区现今喜爱食用兔的饮食习惯是相对应的,可能是一种一脉相承的饮食习俗。

  摩诃池,又名龙跃池、宣华池、宣华苑,是隋唐至两宋时期成都城内著名的池苑园林景观。

池开凿于隋代,相传为蜀王杨秀(573-618年)修筑成都子城的取土处,池名得自梵语。   东华门遗址发掘的摩诃池池苑园林,建筑年代从隋唐至两宋,延续600余年,主要有池岸、步道、庭院、殿基、沟渠、水井、小型水池等,还出土了大量的陶瓷器皿和建筑构件,基本展现了池苑东岸一带的建筑格局面貌。

根据目前考古发掘情况,易立推测,摩诃池面积应接近900亩,大致北至羊市街、东至东华门街、南至天府广场、西到东城根街。

  秦惠王二十七年(前311年),张仪、张若等筑成都城,其中大城为蜀侯、蜀相、蜀守治所,此后的两汉六朝时期,大城一直为成都的政治中心。   除了明代蜀王府宫城建筑群、隋唐至两宋摩诃池池苑园林区,秦汉六朝大城生活区的发现也是此次考古发掘成果的重点内容之一。   东华门遗址约处在大城的中部偏东,发掘出土了排水沟、水井、灰坑等,以及大量的陶质器皿、瓦当、筒瓦、板瓦、钱币等生活遗物,与当时城内高等级的衙署府治或宫室殿宇等建筑物存在密切关联。   近几年的发掘,不断对此三大块内容有新的补充。

东华门遗址的发现,充分表明这里自战国末年以来,即为张仪所筑大城的核心生活区,证实了以往仅见于传说或文献记载之‘摩诃池’的确切存在。 尤其是隋唐至两宋摩诃池池苑园林和明代蜀王府宫城建筑群,规模庞大,气势恢宏,工艺精良考究,为研究长达2300余年的成都城市史提供了珍贵参考依据,是考察成都古城形态及其演变进程的文物窗口和时空坐标,同时也是成都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重要根基与文脉所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