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运动会,能再来一次吗?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08
  • 19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运动会,能再来一次吗?六四班韩宜珂辅导老师马丽娟健康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了健康,一切都是浮云。 奔着这个理念,我校举办了春季运动会。 此时,操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人头攒动,

运动会,能再来一次吗?

运动会,能再来一次吗?六四班韩宜珂辅导老师马丽娟健康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了健康,一切都是浮云。

奔着这个理念,我校举办了春季运动会。

此时,操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人头攒动,一支支强壮有力的队伍走向主席台,踏着整齐的步伐,挥着笔直的胳膊,喊着洪亮的口号,简直像开国大典里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士兵,昂首挺胸,齐头并进。

每班都展示了自己的风采,并且发挥的淋漓尽致,欣赏了30分钟后,运动会正式开始,孩子们都跑到自己的座位上,按耐不住,想一较高下。 第一个项目是4100接力赛,运动健儿们早已做好准备,只听一声枪响,他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飞如疾风,观众台的加油声响彻云霄,六一班的人脸都喊红了,青筋也露了出来;六二班的人举出班旗,为选手鼓劲加油;六三班的人情绪太过高昂,人手一个红领巾,甩一甩,像个啦啦队。 我们六四班也不甘示弱,站在凳子上,扯开嗓门,尽情吼。

虽然我们班最后只得了两个第一,但重在参与,这个过程既是一种收获,也是一种享受,成功固然重要,但成长经历中哪能不挨刀呢?一上午的等待,终于换到了我的出场,但我有些犹豫:上次体育课我的脚跑完步后就一直疼,我能坚持吗?万一我跑最后怎么办?对手那么高大我能行吗?恐惧和担忧在我心里萦绕,我内心的勇气和恐惧正在较量,经过长时间踌躇,我决定不跑,让向夏莲替我。 当运动健儿们准备好了后,我又犹豫了:向夏莲那么弱弱的小女孩真的可以吗?我是不是太邪恶了,太自私了?可一切都已经晚了,她们出发了。

向夏莲在刚开始遥遥领先,过了一会儿就体力不支了,她的脸憋的通红,手臂摆的慢了,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脑子里萌发了一种罪恶感,这件事其实都怪我,我从一开始就一直很懦弱,连参加比赛的勇气都没有,比起向夏莲,她更勇敢,更有耐力,更有意志。 我自愧不如。 运动会,能再来一次吗?(河南省新密市新世纪学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