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极度讨厌亵渎,想问问如今玄幻小说英雄安在?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0
  • 14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昨天写到一半断电了,今天接着继续,说到超越道德底线的事,韦小宝也做过,杨州一夜里的大被同眠,韦小宝那个晚上的幸福想必是每个男人都羡艳的,通过金大的安排,那天晚上他都选择了这些女人中的动摇

极度讨厌亵渎,想问问如今玄幻小说英雄安在?

   昨天写到一半断电了,今天接着继续,说到超越道德底线的事,韦小宝也做过,杨州一夜里的大被同眠,韦小宝那个晚上的幸福想必是每个男人都羡艳的,通过金大的安排,那天晚上他都选择了这些女人中的动摇派跟他发生了关系,使得这成了苏荃跟阿珂跟定他的决定性因素.我不知道这是金大的文学描素还是具有一定的现实现象,因为我所处的这个时代我实在发现不了具有跟她们相同世界观的女生.    扯远了,我原本想说的是,随着鹿鼎记在社会上的兴起,研究韦小宝的成功的也不乏有人在,这段杨州一夜的床戏虽然没有人提及,但我相信总在一些懵懂少年扎下了根.或者我记得我一个不喜欢看武侠的到二十一世纪连郭靖和杨过都分不清的大学生,大城市白领在描述跟女朋友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情景跟我们的韦同学有异曲同工之妙,这说明对女性的性强迫在我民族文化中渊远流长,倒谈不上因为哪部作品或者某个人对哪一代人产生了多少影响.只是因为现在传媒手段的丰富而在社会上表现得这么明显罢了.    我想这点楼主也承认了," 我可以忍受小说里一个男人虐杀女人,我可以忍受小说里一个男人强奸女人,我可以忍受小说里一个男人强奸虐杀百般侮辱一个女人然后结局被杀死,我可以忍受一个小说里对那个女人有深仇大恨的男人强奸虐杀她。 我可以忍受一个强奸虐杀百般凌辱过一个女人的男人悔悟后得到原谅。

        但是亵渎的男主角已经超出我可以忍受的限度了,不是不能接受黑暗,不是不能接受无耻,但是总是要有个限度。 就如做人不能太张美然一样。 "LZ用了五个忍受来表达自已在看小说时的一种挣扎,说明这些东西你并不喜欢,但是出于一种对文学爱好捏着鼻子连同这些脏东西一起吞下去.就象我高中的时候一个女同学向我借寻秦记一样,这本书在当时也算有点颜色了,一些男生虚伪的男生都受不了,更不要说这么个纯情的女生了,结果那个女生说了一句在当时奉为经典的话"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但是这位女生所说的糟粕在随后网络文化中逐渐兴起,我印象里最早出现的不是一部小说,而是一部电影,名字大家都耳熟能详,Americanpie.当然,主流评论是说这是一部反映美国青年青春期激情,梦想与迷罔的片子,不算糟粕.那我再举个例子,韩国电影<色即是空>,这部这么有禅意的名字当初所带来的反映可要比美国派苛刻多了,究其原因,跟这部片子的东方文化背景休戚相关.记得当时我的一个朋友说这是韩国人压抑得太久之后的一种释放,但是我中国,又何尝不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何尝有一点对性教育的正视,象楼上那位过了而立之年的那位老兄,他们这代人二十岁左右所接受的性教育只能是那个黄色的录影带.但是到了80后,我想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来在更加公众的场合来讨论这些话题.其实那个三十岁老兄说话还是蛮说到电子上的,我们80后这代人就不要在这里再吐口水火拼了,不过在这里我想把他话反过来说,因为网络没有实名化,弱化了中国人的传统压力,所以更多的人才愿意在网络上交流一些平时在现实中羞于启齿的问题,顺带发泄一下情绪,注意,我觉得发泄这个作用一直在广泛便用.    比如说,我在网络上在这里说我喜欢看武腾兰的美腿,我喜欢在夜总会里找一群小姐一起跳衣舞,然后跟大家一起讨论哪里有美女,哪里的技术不错,哪里比较淫乱.发泄完了在生活中当孝子贤孙,当单位里的老黄牛,如果要比写十七大学习心得,写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或者跑业务,做公关,都可以一试.如果你要在办公室里问我金壁辉煌的装潢怎么样,对不起,我没去过.我相信,到了90后一代进入社会主流以后,他们会比我们表现得更开放,更西方化,更无所畏惧.这个是第三次技术革命开始,人类进入信息社会的必然结果,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决定是不是要指责他们具有这些现象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是被父母宠坏的一代,没有社会经验,在社会上没有地位,只会做白日梦等等,就象十年前60后指责70后一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