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不顾一切去爱他一辈子的人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18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她还学着叠幸运星,每天在那小纸条上写一句想对他说的话,叠成小幸运星,快乐地放在大瓶子里。 她常常看着他想,象他那样的男生,应该是会喜欢那种温柔体贴的女孩吧,那种有着一把乌黑的长长直直的头

不顾一切去爱他一辈子的人

她还学着叠幸运星,每天在那小纸条上写一句想对他说的话,叠成小幸运星,快乐地放在大瓶子里。 她常常看着他想,象他那样的男生,应该是会喜欢那种温柔体贴的女孩吧,那种有着一把乌黑的长长直直的头发,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开心的时候会抿嘴一笑的女孩。 她的头发很乌黑,但只短短的到耳际边,她有一双大眼睛,但常常因为大笑而眯成一条缝。

她十九岁,考上一所不算很好但也不差的大学。 他正常发挥,考去了另外一所城市的重点大学。 她坐着火车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小城时,浮上心头的是她点点滴滴与他的回忆。 大学生活是以二十几天艰苦的军训生活拉开序幕的。 晚上临睡前,其他女生都躲在被窝里偷偷打电话跟男友互诉相思之情,她好多次按完那几个熟悉的数字键,始终没有按下那个呼叫键。

十九年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思念,原来,思念就一种可以让人莫名其妙地掉下眼泪的力量。 四年的大学生活不算太长,活泼可爱的她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但她却选择单身。 好事者问起原因时,她总淡淡一笑,说∶学业为重嘛。

她也确实在很努力地学习,只为了考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

四年来她的头发不断变长,她没有再剪短。

一次旧同学聚会时,大家看到她时都眼前一亮,一把乌黑的长长直直的头发,水汪汪的大眼睛因恰到好处的眼影而更显光彩,白里透红的皮肤,时不时抿嘴一笑,都忍不出这是昔日的小活宝。

他见到她时也不禁心神一动,但当时他的手正挽着另一个女子的纤纤细腰。

她看着他身边那个比自己更温柔妩媚的女子,很好地掩饰了心里的一丝失落,只淡淡对他一笑,说,好久不见了。

她二十二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

他没有继续考研,进了一间外资企业,工作出色,年薪很快就达到了六位数。

她继续过着单调甚至枯燥的学生生活,并且坚持单身。

一次放假回家,一进门母亲就把她拉过一边,语重心长,女儿啊,读书是好事。

但女人始终是要嫁人生子的,这才是归宿啊。

她点了点头,进房间整理带回来的行李。

先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是一瓶满满的幸运星,摆在书架上。 书架上一排幸运星的瓶子,都是满满的,刚好六瓶。

她二十五岁,凭着重点大学的硕士学历和优秀的成绩,很快就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月薪上万。

他这时已自己开公司,生意越做越大。 第三间分公司开业的时候,他跟一个副市长的千金结婚了,双喜临门。

她出席了那场盛大的婚礼,听到旁边的人说起新郎年青有为,一表人才,新娘家世显赫,留洋归来,貌美如花,真是一对璧人。 她看着他春风得意的笑脸,心里竟也荡起一种幸福的感觉,莫名的感觉,仿佛他身边那个笑容如花的女子就是自己一样。

她二十六岁,嫁给了公司的一个同事,两个人从相识到结婚不到半年的时间,短到她都不知道两人是否恋爱过。 他们的婚礼在她的极力要求下搞得很简单,只邀请了几个至亲好友。

当晚她喝了很多酒,第一次喝那么多酒,没有醉,却吐得一塌糊涂。 她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张在水汽蒸腾下逐渐模糊的脸,第一次有种想痛哭一场的冲动。 但终于,她还是把妆补好后走出去继续扮演幸福新娘的角色。

她的外套的衣袋里,有她早上仓促叠好的一颗幸运星,里面写着,今天,我嫁作他人妇了。 可是我知道,我爱的是你。

她三十六岁,过着平静的小康生活。

一日在街上巧遇一旧同学,闲聊起他,竟得知他生意失败,沉重打击后终日流连酒吧,妻离子散。

她在找了好几天后终于在一间小酒吧找到他。

她没有骂他,只是递给他一本存折,那里面是她所有的积蓄,然后对他说,我相信你可以重头再来的。 他打开存折,巨额的数字让他不可置信,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在听到他说了借钱两个字就冷眼相向避而不见,她不过是一个快让他淡忘名字的老同学,却如此慷慨大方?她依旧淡淡一笑,说,朋友不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吗。

当晚她的丈夫知道了后,一个重重的巴掌立刻甩了过来,大吼道∶上百万一声不吭就全给了他,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她被那巴掌击倒在地,没流泪也没说话,更没有回答她丈夫的质问。 虽然她从来没有向别人承认过她爱他,但她也决不会向别人否认她爱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