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花开新时代 月圆情浓时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16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改革开放40年,人们的生活与观念在“世易时移”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40年间,人们经历的事情太多,值得铭记的事情也太多。 怎样将这样一个“日新月异”“风云际会”的时代搬演到

花开新时代 月圆情浓时

  改革开放40年,人们的生活与观念在“世易时移”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40年间,人们经历的事情太多,值得铭记的事情也太多。 怎样将这样一个“日新月异”“风云际会”的时代搬演到戏剧舞台上,是戏剧人一直在努力“冥思苦想”并着力在做的事情。 可是,要将这样一个人们生活与思想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伟大时代很好地通过舞台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广州生活了17年的我,深深感受到了“食在广州”名号之不虚!作为“吃货”的我,一直期待着,能有一个不负花城“美食”之盛名、饱含“”“纯正”的作品在舞台上大放光彩。   由广东省话剧院出品的大型原创话剧《》的出现可谓正逢其时。

该剧借“”之寓意,以一个西关小馆“林记”为缩影,借“美食”为切入点,从一个“”的视角,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变迁;作品映照出40年来虽然人民生活和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奋斗之人的初心与执着没变,人与人之间平凡质朴的真情没变,表现了广东人包容坚韧、诚实重义、锐意创新的精神,正如40年来如一的“林记”出品的地道西关小食一样,醇香依旧,温暖人心。 在观赏这部作品的过程中,在西关女人“林家宝”的精心“主理”下,在“林记三宝”飘香的味道中,在“老广”街坊们浓浓的情意里,我又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多年来扎根广州为之迷恋的“老广的味道”!对于“老广”来说,“味正”“抵食”的“林记”早已融入他们的生活里、血液里、精神上,无法割舍了。

  话剧《花好月圆》,以我的角度观之,无论是从主题的切入、人物形象的塑造,还是舞台艺术的呈现,都值得热情点赞。

究其成功经验可归为以下几点:  一是“立意”。 改革开放40年历程,本身就是一个“宏大叙事”命题。 如果剧本的切入点依旧“宏大”的话,很容易驾驭不住,流于空泛,直入云霄,既不入心,也不动人,既不“形象”,亦不“动情”。 而话剧《花好月圆》选取的切入点非常小巧,却能以小见大,呈现高远的立意和鲜明的主旨。

正如该剧编剧杨晓丹所说:“改革开放40年,让人感受深切的就是‘吃’的变化,老百姓从吃不饱到吃得好。

而广州以美食闻名,‘食在广州’不仅是弛名海外的名片,更是广州这座城市的文化内涵,体现在人的精神里,生活中。

所以,我想以一家老字号小店为切入点,讲述滚滚历史洪流下,一个有关小家的故事。

芸芸众生都在尘世中忙碌地寻求着生存的一席之地,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选择了善良与温情,选择了不那么苟且的生活,积极地回应时代的号角,寻找生活的意义。

飞速发展的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让许多的人和事都回不去了,但人心深处的那点温暖,以及人与人之间最平凡又最质朴的情感羁绊却是不变的,更为重要的是广东人包容、坚韧,‘敢为天下先’、勇于进取、锐意创新的精神没有变。

”  二是“味道”。 既然作品是写“老广的味道”,其“味”应该是“老广”的,其“道”应该也是“老广”的。

该剧紧紧抓住老字号“林记”,选取最具时代特色、广州特色的几个时代生活节点,通过几个时代几个片段的回溯,塑造了一群代表性的“老广”街坊,在充满烟火气息的生活场景中,展现出改革开放40年广州人与社会的变迁。 而在时代大潮的涌动中,作品所展现出来的“味”与“道”,都是广州人所独有的。 不仅如此,该剧还通过设置场景,为剧中人编织了一条独特的“时光隧道”,让各色人等在“隧道”中来回穿行。 从中我们既看到了“离乡人”的艰辛,也见证了“留守者”的坚韧,既感知了“出走者”的泪水,更洞悉了“奋斗者”的汗水。 剧中,每一个场景的“落点”都很有戏、有情、有高潮、有悬念,都能紧紧抓住观众的心,都能稳稳地戳中观众的泪点!  三是“人物”。

剧中每一个人物形象,如林家宝、陈穗生、林家威、阿龙、英姐甚至是得了老年痴呆的老师等,都是普普通通的“老广”,是生活中常见、舞台上又“独一份”的“这一个”,很“接地气”,既面貌性情各异又栩栩如生,让人倍感亲切。

而饰演这些人物的广东省话剧院优秀中青年演员于妍、李紫光、申克、李可妮、王富国、吴嘉劲等,虽然并未完整亲历那个年代,但却用心体会、“走心”地演绎了剧中人在40年岁月中所饱尝的辛酸与温情,演活了“老广”们对理想生活的坚持与追求,富有浓郁的广州地方色彩和人情味。   四是“形式”。 该剧是一部通过小人物折射大时代、“粤味”四溢的作品。

因而,在形式上,该剧一扫写改革开放的“标签式”套路,采取“岭南风情画”式的展现手法,以“林记牛杂”式的“久焖”“入味”式的“烹饪”方法,在老字号“变”与“不变”的纠结中铺陈人物情感关系,塑造人物形象,最后以大“爱”收尾,展现出时代发展与社会变迁带给人们生活与情感“花好月圆”式的享受。

该剧像一首抒情散文诗般温情暖心,又如“林记”40年不改初心的“匠心调制”般让人品出了幸福的味道,站点高却没有说教感,这一点尤其难得。   五是“呈现”。 既然是“岭南风情画”,舞台呈现上自然少不了代表岭南文化的种种“符号”:西关大屋、西关花窗、趟拢门、麻石街、粤剧、粤语流行曲……观众在满台流淌着“粤味”的“风情”中得到了观赏的满足感,而舞美设计师秦立运的创作初衷——力图将改革开放40年的岁月沉淀融入到青砖、骑楼、麻石的质感里,希望在有限的舞台空间内最大限度还原广州西关建筑的审美特征和人文风貌也水到渠成地得到了体现。 这种舞美设计上的用意与此剧立意相得益彰,互生妙趣!  剧中主角林家宝的性格务实、“林记”味道的亲民质朴、舞台呈现的鲜活“粤味”,无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与剧名《花好月圆》相比,我更喜欢该剧原本的名字《花城小厨》。 “花城小厨”,虽“小”却更符合“林记”的“现实”身份,更具“老广味”,更易吸引观众走进剧场。 当然,如果条件成熟,能推出一个纯粤语版的“林记”故事,我觉得可能“粤味”会更足,戏会更好看。   总之,我认为,话剧《花好月圆》是广东省话剧院出品的“人情”味与“生活”味俱浓的一部佳作。 这“味道”,我喜欢!期待花更好,月更圆,“林记”出品更醇香!(张晋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