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学

每一对夫妻,都是过命的交情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23
  • 4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文学 > 文章
简介 |甘北(ID:ganbei1990) 01 在世的最后十几年,中了两次风,利了,也不清。 他的一切,都由。 上不了,外婆就掺着他去。 拿不稳,外婆就喂他吃饭。

每一对夫妻,都是过命的交情

  |甘北(ID:ganbei1990)  01  在世的最后十几年,中了两次风,利了,也不清。

  他的一切,都由。 上不了,外婆就掺着他去。 拿不稳,外婆就喂他吃饭。 说得罪了人,外婆就跟在后面道歉。   外公又有,要以为主,外婆怕外公馋,就每日陪他一起吃,就这样,没有生病的外婆,忌口了十几年。

  都说人老了会变成,外公的晚年,也跟无异。

  一到过年过节,他就向伸手要,当着的面拆开来,谁给少了他还不。

  要来了钱,他就地踱回,一股脑儿全塞给外婆。

  ldquo;我走了,你就全靠这些钱了呀!  他怕走后外婆会受,就拼命地给外婆攒钱。

  他说:等我走后,就把我火化啰!  这在入土为安的乡下,简直不敢。

因为当地推行火葬,但凡火葬都能拿到一笔的,外公想多给外婆攒一点养老钱。

  后来,外公的病越来越,再也走不了路,说不了话了。

偏偏外婆又摔断了腿,进了城里的。

  外公闹着要去看外婆,大家都劝他:您老的不,坐不了长途车的。   他就是不听,坐在上,说不出话,就用两只手不停比划,一张脸憋得通红。   没,大家只好带他去,他什么都说不出,就只能两只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外婆,像是要把那张脸世世地记住。

  如果你看过那个,就会知道什么是。

对于老年而言,每一次,都是永别。

  ,外婆一边打,一边外公吃,睡不好。 而外公呢,在家不说话,眼巴巴地坐着,生怕外婆的腿好不了。

  后来,外婆好了,外公却去了。

终究还是入土为安了,因为外婆意火葬,她不要那笔钱。

  直到如今,外公已经去世好多年了,外婆还一直住在那间里,们接她出去住,她不愿意,她就要在那里,陪着外公。

  02  的夫妻,可以吵闹,可以分离,可以,但老年的夫妻,枯竭得只剩彼此可以。

  告诉我,她的相爱,四十多岁了,还被宠得像个,既不知道怎么交,也不会洗衣做饭。 直到有一天,她爸在洗澡时滑倒。   朋友说,她至今都不知道一生没干过,不过九十斤的母亲,是怎么把父亲从里背出来的。

  那件事以后,母亲像变了一似的。

她开始自己去交费,买菜做饭,甚至淘了一大堆医用,学习。   而一向不准她劳心的父亲,也不再她做这些,两个人都地,换了一种生活。

  朋友说到这里红了:其实我爸是在担心,万一他先走了,我妈怎么办?  03  ldquo;我先走了,你怎么办?是每一对夫妻都终将面临的。

  时看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里面有一段讲三毛不好,便逼着荷西答应如果自己死了,一定要再娶。

  荷西说:要是你死了,我一把家烧掉,然后上船去飘到老死。

三毛却说:放火也可以,只要你再娶。

  后来,荷西死了,独留三毛一人活在世上。   她却说: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有一分钟的,那我是万万不肯的。

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拼了命也要跟争了回来换他。   半死清霜后,头白失伴飞。 没有什么比这更。   其实,每头夫妻其实都是之交。   你必须要,上了的人,是没有朋友的。

你在你的有了,你那个同样的朋友,已经不再可能,从另一个城市哪怕从一个城市的另过来帮你。   而子女,子女都在远方,他们有自己的,有自己的,甚至身在海外,谁活着都不,想开口什么,话还没到嘴边,算了,还是算了,不要给他们。

  没有过老的人,是无法伴的。

  《我可能不会》里,李大仁的早年丧夫,白叔追了她几十年,她不肯答应,最后被白叔的打动,白叔,他不会走得比她早。   你千万不要走得比我早,留下我一个人,来忍受漫夜,来忍受孤清。

  04  有一期《说》,的是的。   我就问:如果我得了绝症,你给我治吗?  他说:治,也得治。

  我又问:那如果你得了绝症呢?  他说:算了,还是别治了,省点钱给你们寡母过。

  是什么?  没有步入婚姻的人,很难真正这种没有血亲却又的。 父母是共同的父母,是共同的孩子,是共同的财产。

  我们一起养大子女,一起送走父母,再一起终将到来的和降临。

  ,而。   因为每一段婚姻走到最后,都是生命对生命的托付。   了就好,这一世的夫妻,因为,你是我交过命的人。

Top